g6111观影好莱坞、步游圣迭戈-山泉湖河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33
观影好莱坞、步游圣迭戈-山泉湖河

拉开窗帘,洛杉矶的朝霞就是邀请函,立即动身,去看看这座城市。


洛杉矶(LosAngeles)是美国第二大城市,位于加州西南海岸。我先在洛杉矶音乐中心下车,它既是音乐中心,也是市中心。附近的奥拉佛街(Olvera St.)、百老汇街(Broadway)等街道洋溢着拉丁风情,20世纪初曾是购物和戏剧中心,卓别林(Charles Chaplin)等明星在这里一举成名。





从音乐中心东望,可见1928年兴建的高28层的市政厅(City Hall),是当时第一座被允许修建层数超过13层的建筑,建成后成为世界上最高的隔震结构建筑(最大可承受8.2级地震)。据说,它的顶部设计仿照的是摩索拉斯陵墓(Mausoleumof Maussollos,世界七大古建筑奇迹之一,在土耳其,建于公元前4世纪),建筑材料来自于加州58个郡的沙土和21个传道所的水。我在照片上见过摩索拉斯陵墓,现在远望洛杉矶市政厅顶部,还真是相像。市政大楼模仿陵墓样式,这在中国是不可考虑的,但是美国人不觉得忌讳,也许与基督教对死亡的态度比较淡定有关。


离开市中心之后,前往西北部,游览世界影都好莱坞(Hollywood)。19世纪至20世纪,电影风靡世界,美国电影强势领先。1870年的时候,洛杉矶的西北郊外还只是一片普通的的农田,一位房地产商买下了一块土地,因为喜欢冬青树,便把农庄命名为“好莱坞”。1907年,《基督山恩仇记》摄制组来到这里,发现这里土地广阔、阳光明媚,特别适宜拍电影。于是电影公司纷纷离开芝加哥等东部城市,西进移师好莱坞。汇集到这里的著名电影公司有:米高梅公司(Metro Goldwyn Mayer,简称MGM)、派拉蒙公司(Paramount)、二十世纪福克斯公司(20th Century Fox)、华纳兄弟公司(Warner Brothers)、雷电华公司(Radio Keith Orpheum,简称RKO)、环球公司(Universal)、联美公司(United Artists)、哥伦比亚公司(Columbia Pictures)。电视兴起后,电视公司也跑来凑热闹。这片土地不再种植庄稼,转而出产胶片。

好莱坞长期主宰电影世界。仅以米高梅公司来说,它曾经每周推出一部电影,拥有4100多部电影版权,拍摄了《乱世佳人》《魂断蓝桥》《茶花女》《猫和老鼠》等经典影片,握持170座奥斯卡金像奖。电影界一度流传这样的话:“只要签约米高梅,就能赢得奥斯卡!”
好莱坞电影崛起后,附近的城市建设、文化拓展和商业运作,也开始围绕电影出点子、搞规划,星光大道(Hollywood Walk of Fame)、环球影城 (Universal Studio)应运而生。1958年,加州艺术家奥立佛·威斯慕拉(Oliver Weismuller),设计了星光大道:在路旁人行道上拉开一定距离铺印一个又一个的星星图案,每颗星都是一块水磨石制成粉色五角星形,镶上青铜,嵌入深灰色的方块中;五角星中间上方刻写获奖明星的姓名,下方以不同图案的圆形铜板标示其身份领域——摄影机图案代表电影,电视机代表电视剧,留声机唱片代表音乐,广播麦克风代表播音主持,悲喜剧面具代表戏剧。每年只有极少数人有资格把名字写进星光大道的五角星中,那代表着很高的世界级影视地位和荣誉。从1960年女演员乔安妮·伍德沃德(JoanneWoodward)获得第一颗星的殊荣算起,至今也只有两千三百多人留名星光大道。1978年,洛杉矶认定星光大道为一项文化历史地标。

而好莱坞最早的标志性建筑,是始建于1926年的中国戏院(Grauman'sChinese Theatre),因其外观为中国式建筑而得名。星光大道的布局,以中国戏院为核心区域,戏院门前的空地上铺着一些方形水泥模板,上面拓印着影视超一流名人的姓名和手印、脚印,由此延伸到院落外的人行道上,改为铺嵌五角星。电影界、旅游界都流传着这样一个说法:To visit Los Angeles and not see the Chinese is like visiting Chinaand not seeing the Great Wall(到了洛杉矶如果不去看中国戏院,就好像到了中国却没有到长城一样)。

像我这样年龄的人,在青少年时代,很多思想启蒙、文化熏陶,都与电影有关联。1979年到1983年,我在上海读大学时,电影票非常紧缺,常常要排很长的队、甚至买高价票,才能看上一场电影。虽然近十多年已经很少进影院看电影了,但是内心仍有较重的电影情结。来到好莱坞,走在星光大道上,似乎有一种“文化寻根”的感觉。我在地面的五角星上,看到了电影演员李小龙(Bruce Lee)、成龙(Jackie Chan)、乌比·歌德堡(Whoopi Goldberg)、妮可·基德曼(Nicole Kidman)等等,邂逅了音乐明星迈克尔·杰克逊(Michel Jackson)、蒂托·普恩特(Tito Puente)。

发现蒂托·普恩特(1923——2000)的名字,是个意外的惊喜,这位拉丁音乐之王,一生灌制了一百多张唱片,销量多次创最高纪录;还参与了电影、电视的拍摄和音乐创作,《曼波王》(The Mambo Kings)、《辛普森一家》(Simpsons)、《Cha Cha Cha》(恰恰恰)等作品影响巨大,拉丁舞中有一个著名的“恰恰舞”,就是从曼波舞中分化出来的。

溜达到中国戏院,发现它貌不惊人,看上去像一个寺庙或道观,门楼由两根珊瑚红色的柱子挑起青铜色的屋顶,柱子下各摆着一尊石狮,门上方雕饰着龙。如果换个地方,我根本想象不到它是首映过许多大片的影剧院,更不敢相信,奥斯卡颁奖典礼从第16届开始一直到2001年第74届竟然都是在这里举行的!

尽管中国戏院的建筑样式平平,但门前的水泥地很吸引人。华人导演吴宇森的模板十分醒目,英文姓名“John Woo”下用汉字书写“吳宇森”,名下左侧是双手印,右侧是两鞋印,左下签署时间为2002年5月21日。请注意,我说的是“鞋印”而不是脚印、足迹——我仔细看了,这里的手印都是裸手按印上去的,但脚却不是,是穿着鞋踩印的。以前在报刊杂志上看到的介绍,用词都很含混,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手印、鞋印。在这块空地的模板上,我还看到了留印于1953年6月26日的玛丽莲·梦露(Marilyn Monroe)、留印于1962年7月26日的索菲亚·罗兰(SophiaLoren)、留印于1994年7月14日的阿诺德·施瓦辛格(Arnod Schwarzenegger),施瓦辛格的签名下还写着一句著名台词“I’ll be back(我会回来的)”。



很多游客都在这块空地上寻找自己喜欢的明星,拍摄偶像的签名和手印、鞋印,有的还将自己的手放手印上比对一番。我悄悄为之设计了一段小品化的台词:“都是两只手、十个指头,人家是大手笔,俺却是小爪子,人和人差别咋那么大呢?这是为什么呢?”

中国戏院东邻紧挨着的,是柯达剧院(Kodak Theatre)。它是后起之秀,2001年正式剪彩启用,接替中国戏院成为奥斯卡颁奖典礼的主办地点。记得以前用胶卷照相时,柯达胶卷、相纸是最常见的,这个老牌的公司从照相感光材料发家,依次开发关联产品,一年当中生产的软片长度达80万英里,等于从地球往返月球的长度。数码照相技术出现后,百年影像领先者柯达也随即宣布实施重大战略转型,全力进军数码领域。我看到,柯达剧院门口有个黄颜色的现代雕塑,上写一行大字:“You know you loveit(你知你爱它)。”



进柯达剧院大门往里走,台阶两侧门柱上,标记着每届奥斯卡最佳影片,例如:
1939年《GONE WITH THE WIND(乱世佳人)》;
1942年《CASABLANCA(卡萨布兰卡)》;
1957年《THE BRIDGE ON THERIVER KWAI(桂河大桥)》;
1962年《LAWRENCE OF ARABIA(阿拉伯的劳伦斯)》;
1965年《THE SOUND OF MUSIC(音乐之声)》;
1970年《PATTON(巴顿将军)》;
1972年《THE GODFATHER(教父)》;
1989年《DRIVING MISS DAISY(为戴茜小姐开车)》;
1990年《DANCE WITH WOLVES(与狼共舞)》;
1991年《THE SILENCE OF THE LAMBS(沉默的羔羊)》;
1993年《SCHINDLER'S LIST(辛德勒的名单)》;
1997年《TITANIC(泰坦尼克号)》;
2000年《GLADIATOR(角斗士)》。
走在台阶上,看着一个个片名,闪过一幕幕往事。

柯达剧院和商场相连,下面是大型地下停车场,从地下停车场坐电梯可上至剧院或商场。商场二三层的联廊,可以看到远处山上的白色大字“HOLLYWOOD”。它最初是某房地产商打出的广告「HOLLYWOOD LAND」,后来将后面的LAND拿掉,成为公有且广为人知的宣传标志。远望那白色的大字,思索好莱坞的崛起,应该说和美国的崛起有某种共通之处,那就是巨大的包容性,吸纳来自世界各地的的优秀人才。比如,好莱坞历史上排名前十位的女影星,至少有一半都是外国人:奥黛丽·赫本(Audrey Hepburn,1929——1993)出生在比利时,生长在荷兰、英国;葛丽泰·嘉宝(Greta Garbo,1909——1990)和英格丽·褒曼(Ingrid Burgman,1915——1982)都是瑞典人,20多岁才来到美国;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 ,19O1——1992)出生于柏林,30岁在德国电影界成名,随后来到好莱坞;费雯丽(Vivien Leigh,1913——1967)是出生于印度的英国人,25岁到美国。这些天生丽质的外籍美女的加盟,提升了好莱坞的形象;她们经过美国大熔炉的冶炼,也成为绝代芳华,被誉为“上天的杰作”、“人类进化的终极”、“电影女神”。


然而,“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进入21世纪,随着互联网、电子产品、多媒体的兴起,电影暗淡下去,好莱坞票房收入也大幅度下滑。影视公司惨淡经营,甚至无力捐助星光大道的维护费用——由于星光大道用大理石铺就,前来参观的人络绎不绝,造成磨损严重,必须不断更换修补,这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到2007年的时候,好莱坞的财税捉襟见肘,市政官员表示,为支付维修费用,今后将向每一位在星光大道上留名的明星收取2.5万美元,比原先高出40%。2010年11月3日,米高梅公司由于无力偿还巨额债务和推出新作,宣布破产了。昔日的巨无霸,竟然轰然倒地,好莱坞电影公司纷纷感觉到了凄凉和危机。
离开柯达剧院,沿星光大道往回走的时候,脚踩过地面那些“星”,我深深体验到中西方文化差异。如果在中国,表彰明星恐怕不会这么做,名字摆在地上让人踩来踩去,成何体统?但是在美国就可以,明星们不但甘当“铺路石”,还要贴钱维护。
如果说星光大道是艺术的纪念,始建于1963年的环球影城则是好莱坞人的商业营销。这里原是电影拍摄基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制片厂陆续迁出,许多拍片设施闲置或转手电视片制作商。精明的商人“化腐朽为神奇”,略施小技,就把这里开发成以电影为主题的游乐园,摇身一变,成了新的聚宝盆。


环球影城内人山人海,每个游览区都要排15分钟左右的队。从上午十点到下午5点,除去午餐休息,我一共参与了八个项目。

第一个项目是“影城之旅”(Studio Tour)。乘坐游览车,车每次四节车厢,一节大约坐40人,每次观光时间40分钟,围绕众多摄影棚、影视布景等等兜览一圈。车一开动,挂在游客座位前方的屏幕就开始放映一些电影片断,第一节车厢有一个导游配合着作幽默风趣的讲解郑秋泓,每到一处电影片断的拍摄场地,会告诉游客一些拍摄花絮。诸如飞机失事、汽车爆炸、鲨鱼袭人、海浪覆船、骤雨突降、山洪暴发等场景,世界各地、不同时代的城市、建筑、街道、喷泉等布景,林林总总,形形色色。为了增加刺激,游览车还特地在一个地方停下来,游客看到一个凶犯(真人假扮的电影角色)从屋里抱出一具女尸(仿真模型),扔到汽车后备箱里,然后持刀向游览车逼近,吓得游客尖声惊叫,催促游览车快开动离开。虽然原先就知道电影的惊险恐怖场面都是特技拍摄,但是看了以后才彻底明白:人眼很有局限,特技以假乱真。例如《大白鲨》(Jaws)鲨鱼袭人的场景,就是在一个小池塘里拍的,鲨鱼、人都是电动模型。这一圈旅行,最紧张刺激的还是车进入一段隧道后,黑咕隆咚,游客戴上特制的眼镜,观看360度环绕3D电影《金刚》(King Kong):原始密林,高山峡谷,恐龙残暴嗜杀,游览车危在旦夕,一节车厢已被撕毁(视觉特效);大猩猩金刚挺身而出,血战恐龙,拯救了游客。
第二个项目是“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g6111坐进影院观看以阿诺德·施瓦辛格主演的《终结者2》为背景的3D展示,人类与未来机器人的立体三维战斗逼真骇人。
第三是“特技效果舞台”(Special Effects Stage)。走进一个剧场性质的影院,前边是幕布,中间是表演台,邀请观众参与,投影到幕布,展示特技效果。比如刀切手腕,表演台和幕布上看起来都是利刀深切入手腕,鲜血流淌;等主持人拔出刀子,游客才看清,刀子是特制的,切下去刀刃刀身自动凹陷,血是颜料释放,手腕毫发未损。
第四是“水世界”(Water World)。《水世界》是个科幻电影,我看过,这里是它的布景地。借着布景,展示海上激战的情景,乱哄哄很热闹。最让游客记忆深刻的是,演员不时向观众席上泼水,坐在前排的弄不好就弄个落汤鸡。有的害怕往后躲,有的还往前凑喜欢和演员戏耍逗乐。看完这个节目后,在门外的咖啡馆午餐休息。

第五是“怪物史瑞克”(Shrek 4D)。动画片立体效果展示,仿佛身临其境,和史瑞克一道风驰电掣。
第六个项目是“侏罗纪公园”(Jurassic Park)。乘坐小船,进入人造的侏罗纪时代,激流、密林、恐龙。最刺激的是小船爬上28米的高处,穿过一道水帘,逃过巨型恐龙的血盆大口,黑暗中高速近乎垂直从瀑布落下。
第七是“木乃伊的复仇”(Revenge of the Mummy)。模仿埃及金字塔墓道,游客乘坐特制的轨道车进入阴森恐怖的空间,到达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轨道车突然加速上升、下降、扭转、倒车,有心脏病的千万不能玩这个项目。
第八是“辛普森惊险之旅”(The Simpson’s Ride)。游客坐在特制的座位上,座位并不动,但是前边播放的的立体动画,却让人觉得完全就像自己在驾车冒险:险象环生,视觉冲击畅快淋漓!

离开影城时,在门口遇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黑人环卫工人,他们打开小环卫车上的音响,以扫把、簸箕为道具,跳起了欢快的舞蹈。游客围观,鼓掌叫好,还有几位也加入一同手舞足蹈。真是活得轻松、自信,即便干的是清扫垃圾的活,也快快乐乐并让别人也快快乐乐。什么是“快乐工作法”?眼前就有答案。
洛杉矶拥有众多的体育文化设施,曾两次举办奥运会。坐落在西端海滨的盖蒂博物馆(Getty Museum),以维苏威火山爆发时埋没的一幢古罗马庄园为蓝本,是美国唯一的希腊罗马艺术馆,石油大亨吉恩·保罗·盖蒂(Jean Paul Getty)留下30亿美元作为基金,使之成为世上最富有的博物馆之一。位于市北的亨廷顿图书馆(Huntington Library),图书馆、画廊和植物园合一,优雅优美。还有市区东南的迪斯尼乐园(Disneyland),家喻户晓。因为我要赶往圣迭戈(San Diego),这些地方就只能割舍了。
圣迭戈,是美国西海岸最南端的城市,从那里再南行20公里就是墨西哥边境。很多报刊、地图都译为“圣地亚哥”,其实是不正确的译法。圣地亚哥的英文拼写是Santiago,和San Diego不一样;二者语音相近,写法不同。圣地亚哥本是西班牙语对耶稣基督十二使徒之一的圣雅各(St .James)的称呼,后来逐渐演化成常用的人名或地名,在古巴、智利、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多米尼加和美国都有以之命名的城市。
出洛杉矶南行,200公里的路程,左侧是蓝天白云,右侧是大洋碧海,风景宜人,不觉疲劳。两小时到达,直奔码头(Cruise Ship Terminal),登上圣迭戈港游船(San Diego Harbor Excursion)游览南湾(South Bay),主要是观看美国军舰。珍珠港遭袭后,美国太平洋海军主要力量转移到圣迭戈,这里的海湾是天然良港。美海军第3舰队司令部驻此,舰队半数以上舰艇包括航空母舰、核潜艇等等都在这里。游船码头附近,就停泊着1992年退役的“中途岛号”(Midway)航空母舰,现已成为专门展示航母和海军战斗装备的海上军事博物馆。要是考虑到军舰的因素,San Diego这个地名更应该译为“圣迭戈”:军舰陈列海港,恰如兵戈森举,音意俱合。






游船南行,排列的舰船中有一艘格外醒目,船上印着大红十字,是海军医疗船。再往前,上空出现一座弧形长桥,建于1964年,长达3千米,它叫圣迭戈—卡罗纳多海湾大桥(San Diego CoronadoBay Bridge),连接陆地和卡罗纳多(Coronado)。卡罗纳多是圣迭戈湾中的一个岛,岛一多半的地方是海军两栖作战基地,叫做“北岛舰载飞机基地”(North Island Naval Air Station),设有海军航空站、舰队反潜训练中心、海军两栖作战训练学校、海军医院等等。


岛上民用的区域,沙滩边,坐落着一个大名鼎鼎的酒店,叫卡罗纳多酒店(Hotel DelCoronado)。

很多人也许认为,美国早期的高档酒店应该在发达的东部,但是1888年,五星级的卡罗纳多酒店竟然在西部偏僻荒凉的小岛上开张了!它红色屋顶、白色墙面,全是木质结构,据说连西班牙式尖塔型的屋顶也未使用一根铁钉;它最早装设电灯,灯火通灿的景象当时轰动全美,各界名流争相前来下榻。最具有广告宣传效应的故事是温莎公爵的爱情佳话。
英王乔治五世和玛丽王后的长子,有一个长长的名字叫爱德华·阿尔伯特·克里斯蒂安·乔治·安德鲁·帕特里克·大卫(Edward Albert Christian George Andrew Patrick David),他的爱情故事也很长。立为王储之后,30多岁了仍孑然一身,相传他漫游到美国,下榻卡罗纳多酒店,在咖啡屋小憩时,忽然听到隔壁传来钢琴声,寻声过去,弹琴者乃是有过两度婚史的美国女人辛普森夫人,两人四目相对,一见钟情,顿觉三生有幸……(怎么觉得这事儿很像中国古代司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是不是中国人演义的外国版“凤求凰”?)然而英国王室和政府不能接受这种事实,1936年爱德华即位后,双方摊牌:要么当国王,要么娶美国情人,二者不可兼得。爱德华“不爱江山爱美人”,选择了退位,与心上人终成眷属。他的弟弟继位,封他为“温莎公爵(Duke of Windsor)”。

爱德华是否真在卡罗纳多酒店爱上辛普森夫人,这恐怕还有待考证,但是他确实在此度过假,酒店当然喜欢浪漫故事,人们也宁肯信其有而不愿说其无。故事传开以后,这家酒店愈发红火,俨然成了人们渴望邂逅梦中情人的恋爱圣地,许多人专程来这里举办婚礼。1958年,性感女星玛丽莲·梦露在这里拍摄《热情似火》(Some Like it Hot),酒店更加“热情似火”了。连政界人物也禁不住诱惑,从遥远的东部跑到这里,酒店先后接待过12位美国总统。
历史的温习和联想,可以丰富游程。温莎公爵的爱情佳话,后来遭到严重的质疑:1996年,英国一些著名新闻媒体曝光隐秘旧案,称据可靠档案材料表明,爱德华当年辞去王位,并非为了那位美国美人,实际是因为他与德国纳粹早已有频繁秘密来往;英国王室断然无法承受这种丑闻,只能以不能接受一个已有婚史的美国夫人作王后为理由,迫使爱德华辞去王位。用爱情绯闻来掩盖政治丑闻,手段老到,效果不错。英国人比较严谨,不像法国人、意大利人那样浪漫,但是英国王室却时有花边新闻,再如查尔斯王子((Charles Philip Arthur George))、戴安娜王妃(Princess Diana)。
圣迭戈是个有故事的城市,还传说,这里隐蔽的深山老林里,建有许多豪宅,住着富翁、富婆、大腕们;这里还隐居着一个神秘人物――前德国整形外科协会主席莱蒙波勒(Dr.Lemperle),他曾经获得德国联邦政府一等十字勋章,是Artecoll(爱贝芙)的发明人。爱贝芙,是一种注射除皱的护肤产品,据说能刺激人体长出胶原蛋白,我在济南伊美尔整形美容的广告上,曾看到文学比喻化的、天花乱坠的吹嘘:“爱贝芙——那洁白的液体,通过那细细的针头,轻柔的像小溪、温柔的像烟雾,承载着美女绚丽的梦,缓缓地注入岁月镌刻的沟壑,注入希望的梦想、注入久违的回首、注入以往的曾经……数分钟后,您扶镜望去,惊喜地发现自己像雨后的茉莉花,无任何粉饰的清新怡人。是梦是真、亦梦亦真,梦醒来,已是朝露欲滴、小草青青。这就是爱贝芙女人。”有“爱贝芙”巨匠在,怪不得富人们跑来圣迭戈,是想寻求“长生不老”哟!

游船历时一小时。上岸后,同车的其他游客要去游览圣迭戈的水族馆海洋世界(Sea World),我不参加,先在海湾咖啡馆(Bay Cafe)午餐,然后步行到市中心和旧城(Old Town)。
从码头东行到新城中心,再沿联合路(Union St)北上,路上发现一个学校:Washington Elementary School(华盛顿初级中学),1789年建校。过学校往北,有小意大利城(Little Italy)。左折到印度路(India St),顺路一直北走,路上民居不断,花木葱茏。过华盛顿街(Washington St),再往西北走两英里,到圣迭戈大道(San Diego Ave),旧城展现眼前。



西班牙人1542年发现了圣迭戈,在圣迭戈河上游筑城,并不靠近海湾。后来墨西哥人占据这里,城镇规模一直不大。1900年,一位商人看好海湾有发展前景,买地建设新城。二战后,随着大批海军的到来,新城繁盛起来,旧城渐渐成为旅游观光的地方。我看到这里的教堂是西班牙式的,路两旁的店铺洋溢着墨西哥风情。有州立历史公园,时见一丛丛仙人掌。教堂往北是步行区,一棵大树看护着草坪。







返程依然步行,日落时回到码头。云霞夕晖,港湾夜色静美。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