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16迟到的追光者-岁月的创痕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22
迟到的追光者-岁月的创痕
在我家乡小城城北,有一座新建的烈士陵园,里面耸立着的一座最高的大理石塑像,是我的大哥——雷锋式的好指导员程志国烈士的雕像。作为他的亲人,这的确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但在别人面前,我却从来都不愿主动提起。
有时,站在大哥的塑像前,我怀着感恩,感谢命运让我们成为一家人,有时又怀着深深的自卑。是的,我是自卑的,在英雄的大哥面前,低下我不怎么听话的头,自卑又羞愧。为什么他能做好的事情我却做不好?为什么我是如此的笨拙和脆弱?而这样的我为什么成了一个英雄的妹妹?这样自怨自艾的诘问像一粒粒掉在心里的火炭一样不断的灼烫着煎熬着我,让人痛苦难当。

大哥是1978年牺牲的,距今四十年了。这样的数字意味着他参军时才出生不久的我人生也已过半。g7016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到处游荡,以追求自由的名义挥霍着金子般的光阴,最后无所事事孑然一身地回到出发地,做一份轻松的工作,轻松到肩上没有为任何人担起的责任,轻松到心里不承载任何梦想,而这所有的轻松最终演变成了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让人渐生烦恼,甚至厌倦了这样的自己。
四十年,除了容颜的老去,最大的改变怕是眼见着一个又一个亲人的离去。在大哥之后,善良的母亲离去了,在我还不懂得孝顺的时候;刚烈的二哥离去了,在我还不明白向手足的妥协是一种幸福的时候;两位兄长为我铺开的路让我走丢了,在我还不知道珍惜的时候。
命运像飘忽不定的风,“有情风万里卷潮来,无情送潮归。”涤荡着一切,改变着一切,有时又像一把手术刀,以它的方式雕琢着我们,有时细腻,看不出痕迹,有时粗糙,留下深深的创痕。然而万事总有理由,岁月在我心上刻下这刀刀印记,到底要我在疼痛中去领悟什么呢?
2014年初,二哥在病危之际对我说:“你不能总是这样,既然活着,总得做点儿什么吧。”这是壮志未酬盛年而去的哥哥留给我的遗言,这也是脾气火爆的他对我说过的最柔和的话,而这柔和却锋利无比,一把利箭一样以他离去的速度贯穿了我,这最痛的一痛也最终疼醒了我。那年春天的一个午后,望着窗外暖风中又绿的草木,我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电脑,创建了以《生命无悔》命名的新文档,开始写一个我认为必须写出来的故事。也就在那个时候,我找到了作为程志国烈士妹妹的一个理由,明白了在这一场有涯的生里自己应负起的对社会对家族的使命和担当,也开始了同自己的博弈。
因为文字根基有限底蕴不足,创作是缓慢而艰难的,我以“雷锋式的好指导员”程志国烈士为生活原型,以三代军人的成长奋斗史为骨,以武警部队发展建设历史沿革为髓,以人物群体在特定历史环境下所演绎的爱恨情仇为肉,试图书写出一支英雄部队成长壮大的光辉历程和几代军人对家国情怀的坚守,希望把一份中国军人在英雄人物和普通士兵中普遍存在的正能量传递出去。故事时间跨度是1945——2017之间的七十二年,涉及诸多历史事件和武警部队的变革进程等方面内容。对第一次写长篇的我来说,题材确实过大,真的怕自己把握不好,但当我一点一点的靠近作品中的人物,和他们共同经历悲欢离合,走过一个又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就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知道自己是笨的,作品的构架、技巧都毫无章法滕旋,语言也不甚讲究,必定错谬多多,却已顾不得这一番努力时跌跌撞撞的难看,只想能够像我的哥哥一样,奋斗过,生活过,不负前因不悔余生,对得起我英雄的大哥和那些曾经对我存有期待的亲人、战友、朋友以及曾经培养我成长的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
就像沉舟侧畔的星星渔火,病树前头乍现的一缕春光,不管希冀的曙色多么微弱,只要向着它前行,都会成为照亮一个灵魂的太阳,让人重建精神家园,重新踏上求索之路,这就是历经磨难仍生生不息的人类奋发不止的原因所在吧,这也是一个人生活着与苟活着的区别所在吧。
既然已经决定,不管怎样遥不可及,我都愿用余生的每一天做一个追光者。正如每年的“八.一”我都要唱响的那句铿锵的军歌: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山丹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八日于故乡
长篇小说《生命无悔》将于2018年8月1日建军节当日在公众号《岁月的创痕》中连载,每三天更新一次。作品中除部分内容根据“雷锋式的好指导员”程志国烈士真实事迹及“解放依安战役”史实改编创作外,其余均为虚构。因为作者笔力和资料的有限,作品存在诸多错谬之处,希望能够得到大家的批评指正,我会在第二稿的修改中酌情采纳您的意见和建议,这也是我为什么要在公众号里连载出来的主要原因,感谢您对拙作的批评和关注,因腾讯对新用户暂时取消留言功能权限,恕不能一一回复,敬请谅解。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