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43肯这样吻你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入骨!-晓读有道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210
肯这样吻你的男人,才是真的爱你入骨!-晓读有道

《被贱卖的女人》
01
灯光昏暗的陌生房间里,赤身裸体的林语静静的躺在一张白色双人床上。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洒在她苗条而又匀称的胴体上。暧昧的气息萦绕在整个房间里。
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正压在她身上,随着身体的抽动,他不时发出兴奋又原始的呻吟。
林语怔怔看着天花板,偶尔为了迎合身上的男人也跟着他的节奏呻吟一两下。
她已经记不清这是这半年内她接的第多少个客人了。从一开始的誓死不从,到后来的渐渐麻木。
半年前,她还是一名公司普通的白领。二十四岁前夕,男朋友陈涛突然说要带她去旅游,一场说走就走的旅途。
就在她二十四那晚,在一座陌生城市的酒店,她兴奋的喝的有点多,一个劲的抱着陈涛唱歌。
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和几个赤身裸体的看起来凶神恶煞的男人睡在一起。
她拼命的大声尖叫,哭喊,直到声音都沙哑了,依旧没有一个人回应她,而陈涛也早已消失不见。
当看到那些猥琐而又肆无忌惮的目光时,她当时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而那仅仅只是悲剧的开始。
后来,她才知道她连夜被带到了一座荒凉而又偏僻的小城,而这一切都是她那个相处了半年的男友计划好的。
起初,她也想过自杀,可每天都有人监视她,就连上厕所都不准关门。
她不愿意接客,换来的就是一阵毒打,甚至几个人的强暴。
出生小康家庭的她,哪里承受得住那些只会出现在噩梦里或者故事里的暴力。
最终卡欧斯泰罗,她屈服了。
她开始听从那个叫王虎的男人的安排,他是那个团伙的头头。左侧脸上有条从眼角横亘到下巴的刀疤,不管什么时候都给人一种阴冷残酷的感觉。
她也尝试过逃跑,可是每次没跑几百米就被抓了回来,紧接着就是一阵毒打。
每次毒打都不会伤筋动骨,也不会打在脸上。因为第二天照旧会被安排着接客。
身上的肥胖男人发出一声重重的喘息。
“要不是家里的婆娘天天守的严,不然早就带你回来了。”
林语挤出一丝微笑,准备起身。
男人脸上眉头皱了皱。
“你去哪里,我可是出了钱今晚包夜的。g7043”
林语眼里闪过一丝悲凉,虽然已经不再是第一次被别人当成货物一样交易,可是每次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悲伤。
她笑着说。
“我就是去洗洗。”
男人咧开嘴笑了笑,露出嘴里的俩排黄牙,他指了指床头的纸巾。
“你用纸巾擦擦就好。”
说着,手指又攀上了她饱满的胸口。
“哐当”
房屋后来发出一声巨响。
看着面露疑惑的林语,男人一边搓揉着她身上的饱满一边解释着。
“别管它,可能是后门没关!”
林语像想到了什么似的,目光望着声响的方向喃喃道。
“还有后门啊?”
“你管那么多干嘛,快过来。”
说着男人又扑到了她的身上。
外面好像下起了雨,窗户上传来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声响。
林语听着身旁断断续续的鼾声,她蹑手蹑脚的穿好了衣服,朝着之前听见的声音方向走去。
果然,一扇一米宽的铁门正敞开着。
她只听见脑海“嗡”的一声,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朝外疯狂的跑了出去。
她像一个受伤的野兽,此刻什么也顾不上,脑海里只有奔跑和逃离。
02
林语拼命的朝前跑着,不时回过头来看着身后,仿佛后面有什么洪水野兽正在追赶她似的。
夜色笼罩着这座偏远而又荒凉的小城,豆大的雨点早已浸透了她身上的那件黑色连衣裙。一道惊雷闪过,将她那张苍白恐惧的脸映衬得更加白皙了。
许久,她终于气喘吁吁的穿过了长长的小巷。一道耀眼的车灯突兀的扫在她眼前,她只感觉心口一紧,拔腿就往反方向跑。
车追了上来,一个寻常中年人摇下车窗,询问道。
“打车吗?”
林语这才看清眼前是辆出租车,她不由松了口气,紧接着点了点头坐了进去。
“去哪?”
司机透过后视镜看着身后满脸焦急而又惶恐的年轻女人。
“火...火车站,麻烦快点!”
林语只感觉心在扑通扑通跳个不停,好像随时都可能从胸口喷涌而出一般。她惊恐万分的眼神里又透着丝丝的兴奋。
这一次,一定要离开这里!
她在心里不停的祈祷着,手心因为紧张沁出了许多汗水。
雨越下越大,丝毫没有要停的样子,一股寒意从车窗一点点渗透进林语身体里。
“到了!”
师傅停下了车,林语将早准备好的二十块递给师傅后就急冲冲的下了车。
接近凌晨的火车上不知道是不是由于下雨的原因,显得格外冷清,整个广场上都没有一俩个人影。
林语朝着写着“售票厅”的建筑迅疾的跑了过去,她一边跑一边笑。
终于要离开这座人间炼狱了。
“贱人,哪里跑!”
一个突兀的声音从她前面传了过来,一道精瘦的身影立在不远处。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了,变成了一种毫无血色的惨白。
她转过身,准备朝后跑去。只见几个高大魁梧的男人正从后面朝她包抄过来。
她颓废的坐在了湿答答的地上,她知道这一次又和之前每一次的结局一样,她跑不掉了。
可是她不甘心,这一次,明明就差一点她就可以逃离这里了。
精瘦的男人蹲在她身前,咧开嘴笑了笑,脸上那道从左眼横亘到下巴的刀疤显得格外狰狞。
“你倒是跑啊,跑啊!这里哪里都有我的人,你真以为你能跑掉。”
说着,他抓着女人的头使劲往地上磕了磕。
“啊”
一道凄厉的尖叫声划破夜空,血水顺着她的脸颊一直流到下巴,她怔怔的看着“售票厅”那三个红色的大字,泪水模糊了她的眼睛。
“你个贱人,看来这次我真的该好好收拾你了。”
王虎恶狠狠的朝她脸上碎了一口唾沫,原本就狰狞的表情顺便变得更加可怕。
身后的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一股脑朝地上的林语扑了上来,一阵拳打脚踢。
林语弓着身体,手紧紧的抱着头,嘴里发出一声声痛苦的呻吟。
额头,嘴角,膝盖渗出的血水刚被雨水冲淡,又变的浓郁起来。
她无力的闭上了灰蒙蒙的双眼,心里反复默念着。
“打死我吧!打死我吧!死了就再也不会这么痛苦了。”
03
就在她放弃生的希望的瞬间,一道嘹亮的警笛声划破夜空。
时间仿佛停止了下来,只有雨水还在滴滴答答下个不停。
许久,落在林语身上的拳脚停了下来,他们僵硬着身体站立在雨中。
林语紧闭的眼睛缓缓睁开,死寂的眸子里慢慢恢复了色彩。
直到看到停在不远处的警车上走了下来的民警,林语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与喜悦。
“救命,救命!”
她大声呼喊着,身旁的几个男人开始慌乱起来,他们有些焦急的看着王虎。
王虎用眼神示意他们冷静一点。
警察走了过来,看着地上的林语,冷斥道。
“怎么回事?”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准备开口解释,随后赶来的另一个民警沉声道。
“全都带进车上,等回了警局再说。”
说完,民警抱起了林语,将她放在了副驾驶上。
奄奄一息的林语第一次体会到绝处逢生的喜悦,她苍白的脸颊慢慢有了血色,她已经好久没有这种心安的感觉了。
一路上所有人都沉默着,林语脑海里已经在想象着再回到家里,见到父母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到了”
民警把车停了下来。
林语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她刚看清眼前的建筑,脸上的兴奋瞬间变成苍白的失落,她恐惧的看着眼前。
“这...这里是...”

未完待续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