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43褪净浮华,我们还是老样子-骆驼文学探索站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69
褪净浮华,我们还是老样子-骆驼文学探索站

褪净浮华,我们还是老样子
文/贺同祥

前言
23年,从青葱岁月跨至不惑之年,我们都经历了许多许多。曾站在高处的枝头看过旖旎的风景,也曾跌入泥淖中苦苦挣扎;曾意气风发时,扬言走遍天下,也曾月夜深思,悟一份宁静铅华;曾看楼楼高,看海海阔,也曾淡看风云,想着归隐田园。
23年,我们成熟了,不再异想天开;我们理智了,不再爱唱《爱拼才会赢》;我们懂得如何控制自己的感情,不再轻易流泪和捧腹大笑;我们懂得了虚与委蛇,不再给好人和坏人划分界限。
即使这样的我们,内心仍然保留一份纯真。这份纯真既属于那时的我们,也适用如今的我们。不管时间多久,不管距离多远,不管是胖了还是瘦了,只要聚在一起,我们还是原来的样子,叫彼此的诨号,揭彼此的短,毫无顾忌地打闹。
这样的我们,叫老同学!
学生年代,是成长的年代,是追逐的年代,是奋进的年代。也是年轻的梦想不断往高处飞翔的年代;是承载着希望和期待,在不断的爱和呵护中不断向前冲的年代。同学几载,或多或少,总有不可磨灭的记忆陪伴一生,每每回想,总觉温馨,总觉惬意,总能让嘴角微微地往上扬起。
虽然同学之间会有亲疏浓淡之别,但总的来说,高中同学之间的感情明显要浓厚一点,经历岁月磨洗,留下的痕迹最多最美,也最明显。小学初中时还未成年,学习和交友一般会受父母的影响,同学之间略显稚嫩,稍有隔膜;到了高中,每个同学都有了自己的择友观,不以成绩论友,不以家庭背景论友,可以纯粹以自己的喜好和判断选择自己喜欢的同学多交往,互相学习,彼此谈心,彼此鼓励;到了大学,同学之间的阶层被判断得太明显,利益的关系掺合太多,彼此之间有了无形的防备,多了很多的不信任。所以说,高中同学的关系,是同学之中最真诚和稳定的成熟关系,尤显珍贵!之前的太嫩,之后的偏俗,此刻,刚刚好!
从1995-2018,23年之后的第一次大型聚会,曾经熟悉的面孔也许已经变得陌生;也许最多的话题还是当年的那个他或她;也许我们很难沉下心,作一次促膝交谈;也许说起当时朦胧的交往还会有些尴尬。但这些都不是问题。我们只是想见见彼此,简简单单地吃吃饭,喝喝家乡的水酒。褪去现有的浮华,找找当初的那种感觉,来一次没有目的,没有负担的交谈,仅此而已!
当年,我们因一场雨走散,从此各奔西东。
今天,我们因一丝念重逢,携来四面八方的尘。
此刻,我们不谈风月,不言及过去的鲜花和掌声,也不触痛隐藏许久的伤口。此刻,我们退回到23年前,甚至更早,退回到那个舞台,那年那月那日,重温那时的风景。此刻,我们知道时光回不去了,相处的感觉也似是而非,但我们还是在意这份缘,并愿意坚守到老,至一生!
在家里,我们要做父母的好孩子,做妻子的好丈夫,做孩子的好父母;在公司,我们要做上司的得力下属,要做下属的威风领导;在外应酬,我们得八面玲珑,得心思缜密,既需彬彬有礼,又需游刃有余。但,在老同学面前,我们可以摘掉面具,不走套路,以真实的状态,本色出场,不做作,不扭捏,不夸张,只求一份难得的怡然自得,及轻松自在!
重逢夜
到郴州火车站时,已近晚上九点。也许因为近乡情浓,空气中仿佛多了些亲切的成分。滴滴到雄森国际酒店,刚下车就遇见老彭和敦华同学,一个吊儿郎当,休闲配置:香烟+槟榔,一个老学究样,公文包+厚镜片,除了体型上稍微壮实了些,基本上没变,所以老远就能认出
一同进入酒店大厅,一眼就看见老牛班长和春林同学。牛班长是这次聚会的组织者,既出钱又出力,为聚会的各个细节费尽了心思,估计又掉了不少头发。春林同学是雄森酒店的董事长,为我们的聚会提供了高大上的场地和服务,帅气又多金的他还是那么阳光温暖,老远就招呼我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和领取聚会服装。
在去房间的走廊上,又遇见了李大塘老师和十几位同学。李老师除了头发有些花白,精神矍铄,言语依然幽默风趣,抑扬顿挫,一见面就说我长高了,让我不自觉地又捋了捋额前特意留长的头发。其他的同学我全部能够一一认出,虽然大部分体型壮硕了些,但轮廓依稀,基本不会张冠李戴,不像某位女同学一样,把我认成了谭勇,使我们友谊的小船晃了几晃。
酒店设施很舒适大气。因为同学的关系,每个房间都早早地准备了零食,水果和酸梅汤。可谓服务到心坎上了!
换上聚会的服装,我们称之为班服。班服材质很好,很柔顺。前面印有“青春不散场卡欧斯泰罗,那些年我们一起走过的岁月”“1995-2018,安仁一中高147班,23年再聚首”,后面印有“一四七,一世情,Together!”,这激情燃烧的文字,把我这个略显沧桑的心也激扬出了安然柔和的浪花,觉得特别温暖。牛班长还是那么牛,这设计很煽情!
稍作洗漱,叙旧情成了迫不及待要做的下一步。在安仔同学的房间,小海,青春和谭勇同学都早已和李老师开始忆说当年了。安仔跟我同乡,初中也在一个学校,算是知根知底。毕业之后,他去了浙江工作,一直没见过面。一转眼,他已成了公司老板,事业有成,头发也有些花白,看来操心不少。青春还是那么青春,黑壮黑壮的,但性格开朗了很多,口才也是一溜一溜的了。小海和谭勇还是羞答答的,看着我们说话,一直微笑,像两朵静悄悄绽放的喇叭花。
聊着聊着,加入的同学逐渐增多。有一直温柔美丽的书记同学,伶俐美眉;有雷厉风行的吕BOSS,现居香港的红梅同学;还有远嫁成都的邻家小妹,湘敏同学。这几年为班集体活动不断奔波的飞春同学也抱着可爱的女儿参加了聚谈,为了让参加聚会的同学能喝到地道的安仁米酒,他提前叫她母亲酿了一缸,可谓是酒未醉人,情已先醉人。
十一点多的时候,考虑到明早需要早起,再加上很多同学远程奔波而来,确实辛苦,于是各回各房,避免深夜长谈。
回房间的时候,在走廊上碰到收拾得花枝招展的利花和清凤同学迎面而来,气氛又一度掀起了小高潮。我,清凤和利花同学初中都在安仁六中就读,高中时就一直关系很融洽,毕业后也一直有联系和走动,暗地里我们互称闺蜜。利花同学前几年二胎生了女儿之后,我就以“亲家母”招呼她了。清凤同学的老公跟我又是同乡,从小就认识。我们三个在一起,用安仁土话说,叫“三甲撑咖脚”,站在地上聊神仙,飞到天上聊众生,或白天聊人生,晚上侃鬼事,反正,怎么热闹怎么聊。就这样,站在走廊上,七八个同学又扯了一段嘴皮,直到十二点才散。
安仁男人聚会,基本原则都是:不碰胡,不碰面。我跟正在打碰胡和麻将的同学一一打了招呼,稍作围观。感觉实在困了,才回房,放梦周公。
仙岭缘
第二天一早,6点半起床,七点早餐。早餐过后,牛班长组织大家到酒店对面的五岭广场拍集体照。
给我们拍照的是专门的摄影师,微信名叫“卖火柴的小男孩”,很卡哇依的昵称。拍照技术杠杠的。
为了拍出“147”的字样,更是使用了高科技---无人机。本来牛班长是计划拍出“147,23”的字样,但因参加聚会的同学不够多,直接省掉了“23”。
天公作美,早晨的阳光还算柔和,天空蔚蓝,有微风。广场一角,早已有学轮滑的小朋友在跟着教练在做拉练动作。当我们服装统一地亮相广场,瞬间吸引不少或好奇或艳羡的目光。这也说明,团结的力量,在任何地方都会闪现耀眼光芒!
拍完照,我们直接驱车前往郴州福地:苏仙岭。郴州最有名的两大名胜,苏仙岭和东江湖。虽然作为地道的郴州人,我并没有爬过苏仙岭。高中毕业之前,作为农民子弟,一心只为寒窗苦读,没出过县城。后来外出工作,除了郴州的车站,其他地方都不熟悉。
苏仙岭,以仙名之,必有历史渊源。苏仙名苏耽,于此山修炼成仙。山上有白鹿洞,升仙石,望母松等仙迹。还有三绝碑,三绝碑上有秦观的词,苏轼的跋,米芾的书法。山顶有苏仙观,爱国将军张学良曾被幽禁于此。
然而,我们到苏仙岭可不是来看风景的。此处,山高林密,空气清新,适合干点其他的事情,例如散步,例如谈心或谈情,例如偶尔撩骚也是可以的。
反正一路上,几乎没有同学去看那些石啊树的。同学更感兴趣的是我们的花呀,梅呀,敏呀,利呀,开玩笑,我们班可是严重的阳盛阴衰,这些可都是宝呀,当年为此而起的争夺战可谓是桃花纷落,脂粉弥漫。虽然秋没到,也没什么帐要算,可好些同学心里沉睡的小鹿已悄然复活,已经开始乱撞。我们沿着青石小路或水泥大路,向上,不急不缓,或三五成群,或两两成双,或轻声小语,或哄笑一团,时而惊飞几只偷情的小鸟,时而在台阶上摆拍三两张。此景难得,此情难得,毕竟凡尘,难遇仙缘!
至山顶,早到的同学已买好西瓜供大家解暑。稍作休息,拍了集体照,又原路下山。山虽然不高,一上一下约两小时,好些同学已觉腰酸脚软。事实证明:岁月确实可以使人身虚呀!










圆桌会
酒店中餐,稍作午休,又围坐于就餐的大圆桌,开始我们的座谈会。圆桌很大,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大圆桌,围坐四十多人仍不觉拥挤,是聚会用最佳圆桌。

牛班长为座谈会开幕致词。很激情,很煽情!我记住了最后的那副励志对联: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有志者事竞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随后,由班主任李大塘老师讲话。李老师不但为聚会提出了很多建议,座谈只是其一,他也精心准备了幽默风趣,言语切切的发言稿,比起我们这些当学生的,要细致认真很多。所以说,老师是永远的老师。学生嘛,还得努力!
李老师讲稿如下:
在安仁一中高147班毕业23年再相会纪念庆典上的讲话
(于福城——郴州)
亲爱的同学们:
借此会聚良机,请允许我这样表达自己此刻激动的心情——沉积在我心中二十四年的问候。
各位同学,久违了!我爱你们,我非常非常地想念你们!在分别的二十四年里大家都好吗?
二十四年真的过得大快,岁月无情地改变着我们的美貌。时光留下的寒霜已爬上了我们的双鬓,日月的年轮已镌刻在我们的脸上;生活的酸甜苦辣涩早已磨拭了青春的倩影;求学的辛劳,创业的艰难,生活的坎坷,人世的沧桑,光阴的无情……这一个个并不轻松的故事常常令我们不堪回首。但是,不管时光如何消逝,不管人生也有不尽如意之处,也不管我们实际上已不再很年轻,在我的心中,有一件事早已跨越了岁月的洪流,凝固成一道永恒不变的美丽风景。无论身处何方,我们都会这样深情——我们爱那段艰苦而光荣的时光,怀念那些一起度过的真诚淳朴的日子,思念一起寒窗苦读的同学们和明灯彻夜不眠、孜孜不倦教诲的老师们。
同学们,还记得26年前的那个金秋时节,大家以中考胜利者的姿态,满怀丰收喜悦,憧憬美好未来,从四面八方各所中学汇聚在全县最高学府——安仁一中这座美丽而神圣的校园。曾在过去的1000多个日日夜夜里,同学们对知识的追求到了如饥似渴几近疯狂的程度,大家朝夕相处,互帮互学,共同上进。校园处处都留下了同学们攀登的金贵足迹和琅琅悦耳书声,愿滔滔永乐江河水作为大家挥洒意气、中流击水的历史见证。伴着三载的秋雨春风、花开花落,同学们收获了累累知识硕果,由对知识有点朦胧概念的懵懂少年到满腹经纶知书达理的知识青年、社会栋梁。更重要的是,在三年的学习生活中结成了浓厚的师生情,同学情,友情甚至羞涩而甜蜜的爱情。如今,这情谊在经历了人世沧桑、雨打风吹、霜冻雪压之后,不但没有淡漠消亡,反而更像怒放的花蕾越开越旺盛,越开越灿烂,越开越鲜艳。如果此刻有人要问我:“世界上有什么东西能配称‘万岁’?”,我会坚定而响亮地回答:友谊万岁!友谊万岁,万万岁!安仁一中既是同学们的母校,也是我的母校,她永远是我们不断引以为荣的母校,我们也会让母校不断以我们为荣。
通过23年摸爬滚打,我们高147班师生都已经在各自岗位上开辟了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有的已成为国内知名学者,教授,教育家,专家,科学家,文学家,企业家,老总,老董。有的则扎根农村,铁心务农,已成为大家的衣食高官。我们每一点成绩的取得除了自己不懈的努力,更重要的是母校——安仁一中的恩赐和老师们的不倦教诲。在此,我提议:让我们高147班师生再一次深情地献上我们对母校的问候。
我们在上个千年相识于母校——安仁一中,重要的是在这个千年的今天我们又欢聚在一起,g7043真正是相聚千年等一回,是大家的福分啊,缘分!愿我们珍惜这人生难得的相聚,善待这真诚的友谊,在此也感谢为这次聚会热心呼唤、大力宣传、精心策划、热情接待的同学们,感谢为本次活动慷慨解囊的同学们。
亲爱的同学们,24年前因工作需要,本人与大家告别了朝夕相处的美好日子,实为无奈之举。离别后不久,得知班委会组织同学们在食堂正常维持次序,遭无理学友用大门把手重击班上唐姓同学流血满面,对此,班干部主持正义挺身向前评理,这一举动不仅没有得到权方的鼓励和支持,反遭横加斥责为无理闹事,最后还恫吓、威胁要开除主持正义的同学。惊闻此事,我心碎神伤,虽无能为力,但可安慰并劝导同学们:挫折是成才不可或缺的教育,挫折能让人变得更加聪明睿智、心身成熟、坚强自信,此后要面对现实,调整思路,平衡心态;坚信人正不怕影子斜,忍气吞声,苦练本领,定会成功。师生情深,血浓于水,情浓于血,路遥知马力,患难见真情,虽然暂离别,可真情、深情、深信使我们更加紧密团结,师生情谊坚不可摧,我们同舟共济,闯过了惊涛骇浪,战胜了层层困难,历史荡涤了污泥浊水,我们成功了、胜利了,胜利属于英雄的、人民的、高147班全体师生的。一柿青,一四七,一世情,一世亲,青春不散场。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奋斗的青春是用来回忆的。奋斗者是永远无比幸福的。因此,回顾我们高147班的昨天真可谓“雄关漫道真如铁”;今天,大家事业有成,爱情甜蜜,后继有人,济济一堂,喜看今朝正是“人间正道是沧桑”;明天,我们将如芝麻开花,节节高升,生活美满,四海名扬,展望未来“长风破浪会有时”。
亲爱的同学们,时光美好新时代,万水千山总是情。温馨的夜来香在这边向我们绽出微笑,美丽的紫罗兰等在前头向我们热情地招手呼唤。我们曾经在母校放飞的美好梦想如今一个个都得以实现,我们的生活比蜜甜,我们的未来更加充满阳光,让我们健康再会于硕果累累的又一个吉日良辰。
最后,让我们共同祝愿:
祝高147班同学们友谊地久天长,生活永远美满幸福!
祝各位身体健康,平安吉祥,牙齿天天晒太阳!
祝母校——安仁一中的明天更加美好辉煌!
祝聚会圆满成功!
谢谢大家!
原班主任 李大塘
2018年7月谷旦
为李老师鼓掌!






而后,牛班长准备了蛋糕和香槟,音乐响起,一曲让人情不自禁想起学生时代的煽情歌曲《同桌的你》响起,大家手牵着手齐声和唱。这么煽情的气氛,使很多同学都情不自禁地流下了感动的泪水。音乐停止时,大家都情不自禁地拥抱了身边的同学,有人趁机揩油,有人则感叹:我身边怎么没有一朵花!?还有的女同学抱着哭得稀里哗啦!通过这次聚会证明:牛班长是个煽情专家,轻易就抓住了同学们的泪点和心肝肝!

有的擦干眼泪,有的闻闻手上余香,座谈继续,发言继续!










































座谈会从下午三点半一直开到晚上七点半,后来部分同学的发言没有记下来,忙着去吃饭了。一是肚子确实饿了,二是飞春同学带来的水酒太诱人!
座谈会后,我们移步到楼顶 KTV。KTV包房很大很奢华,音像设施更是超棒。想当年,我们班可是有三大情歌王子的。第一:春林同学,超级暖男,专业美声男中音,当年拥有不少的FANS,我也是其中之一。第二:书林同学,深情忧郁男,有毛宁范,特点:颤音很麻人。第三:老彭同学,颓废魔音男。当年郑智化,周华健的很多歌曲,就是他带着我们全班同学唱出来的。高中低音,随意调配,我们根本摸不准其音脉!
那晚,同学们特别嗨,也特别闹。完全没有了中年人应有的矜持和风度,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变回了一群疯玩的少年。


东江情
第三天,很多同学都纷纷散了,回单位的回单位,探亲的探亲,会朋友的会朋友。前往东江湖的只有李老师夫妇和十几个同学。
东江湖是国家5A级风景区,我也是去年随同事游玩过一次。东江湖最美的是清澈的水以及浩渺烟波。
驱车前往,越往前,山路越来越崎岖,空气也越来越清新。遇到好的风景,我们会停下车来,随拍几张。
以为两个小时可以游玩,结果两个小时之后才赶到中午聚餐的农庄。于是只能取消高铁票,改坐同学的车回东莞。
农庄临水,背靠山,中间有竹林,竹林中有吊床。一切都显得很幽静,风吹竹林摇曳,心中顿有一种身处世外桃园的轻松惬意。站在农庄的小亭内,可以一览东江曲折的水岸,微漾的水面,连绵的山,以及悠悠的云朵。这样的美,不由地让人生出一种“此景虽美不为已,此后别离只作忆”的感叹。
中餐吃的是东江湖的鱼,农家的鸡,自制的腊肉,以及自种的蔬菜。很地道的农家味,有种柴火的气息,来自于这片土地,以及围坐在一起的人。
饭后,依依而别,并相约下次再聚!








路,还很长。愿我们在浮华中坚持本色,善待自己,也善待他人。
人,只一生,有缘相聚的人,自是修来的福分,且行且珍惜!

其他文章链接(点击文字即可查看):
《米塑》
《我的高考下水文》
《忆桂林行》
《放牛与所思》
《身在故乡实为客,回望旧处已苍茫》
《致未来的自己》
《诗人自杀与诗歌有多大关系?》
《什么样的关系才叫铁?》
《德师》
《良田荒草密,陌上躬耕稀》
《定祥哥》
《看盘》
《我的微商太后》
《To: 中年的自己》
(作者简介:贺同祥,笔名:骑马的骆驼。湖南安仁人,现于东莞万江工作。已于《中国诗选刊》《诗视界》《黄袍》《秋之羽诗社》《安仁在线》《岭南文学》《作家世界》《长江诗歌》《当代汉诗》《当代诗词鉴赏》《诗歌在线》《阡陌文苑》《诗海听涛文苑》《唯美微型诗社》等公众平台及中国散文网发表诗歌散文五百余篇(首),曾获第二届“中华情”全国诗歌散文联赛金奖,第五届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2017年中国诗歌会年度诗歌金奖,2017年度中国诗歌会作家与诗人奖金奖,新诗百年峰会(湖南)金奖,2017年度网络时代十大先锋诗人称号,2017年度旅行作家诗人称号,第二届中国诗歌展金奖,首届中国乡土田园诗人奖金奖,第二届中国山水诗大赛银奖等。中国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网特约编审和创作员,中国诗歌网注册诗人,梧桐雨现代诗社特约编委。《芙蓉国文汇》签约作家,《黄袍》工作组成员。作品多次在头条,天天快报,易网,百度,凤凰新闻等平台展播。)


如果喜欢,请按此二维码关注


特别鸣谢赞助合作商
东莞忆坊服饰贸易有限公司
(Dongguan Ripelot Apparel Ltd.)
公司网站:

东莞市湘胜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