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52读李清照笔记(26):蝶恋花·上巳召亲族-篱畔山人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04
读李清照笔记(26):蝶恋花·上巳召亲族-篱畔山人
永夜恹恹欢意少。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为报今年春色好。花光月影宜相照。 随意杯盘虽草草。酒美梅酸,恰称人怀抱。醉莫插花花莫笑。可怜春似人将老。
从题目看,这是一首节日宴饮之作。通读之,就可品味出词人感叹时光流逝、人之将老的心情。
上阕最引人注目的,当是两处“长安”。“空梦长安,认取长安道”,在宋词中,“长安”往往指代京城汴梁,在这首作品中,明显也是此意,由此不难判断这首作品的创作时间。长安在梦里,说明词人不在汴梁,那么这首词必然创作于屏居青州期间或南渡后。在屏居青州期间,一方面李易安尚年轻,另一方面纵有忧愁,也多因夫妻间的种种问题而起,且这段时间的生活相对惬意,以至词人有“甘心老是乡矣”的想法(《〈金石录〉后序》),与本作品感叹人之将老的内容不符,因此这段时间可以排除。李清照南渡后的经历,以赵明诚去世为界可以分为前后两段。赵明诚去世后,李易安的年龄非是“将老”,而是“如今憔悴,风鬟霜鬓”(《永遇乐·落日熔金》),也与本作品显示的年龄段不符。因此赵敏芬,这首作品的创作时间,只可能是赵明诚守建康期间。“此词当作于建炎己酉三年(公元1129年——笔者注),怀京洛之作。是年上巳,明诚尚守建康,三月后即罢,同年八月,明诚卒。过后不可能再召饮亲族矣。”⑴这也是李清照、赵明诚南渡之后,度过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上巳节。
关于“上巳”,诸多文献多有解释,总之是在农历三月初三日,在水边举行饮宴等活动,以求祛灾迎祥。上巳正是春光明媚的时节,又是亲友聚会,本当欢欣。可是,饮宴之夜是“永夜”,是难捱的长夜。没有兴致,饮宴的心情也随之慵懒。虽然面前是家人聚会,但是身处江南的词人不是来游历,而是身为家园沦陷的逃亡者。“恹恹欢意少”的也不仅仅是李清照一人, 在座的亲友都免不了为背井离乡而苦楚。闷酒易醉,伴着长夜,总算昏昏入睡了。
心情不好时,很难睡得深沉,更何况是醉卧?梦境中,都是故都的繁华,连东京汴梁的道路都依稀可辨。在宋代诗词中,用“长安”指代汴京的例子不少,特别是在南渡后。长安是唐朝旧都,而沦陷后的东京汴梁何尝不像当年壮丽的长安一样令人怀念?但是,现在宋军还在节节败退,光复旧都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从蒙眬中醒来,酒宴还没有散去,词人也不过是因为酒酣而眠。面对亲友,为自己的沉沉睡去而尴尬地笑笑,抬头寻找明月,才想起今天刚刚是初三日,月亮只是一钩弯弯的月牙,她的光芒实在是暗淡到微不足道。还好,月光不明时,星光更显得灿烂,烛光也更加温暖。明媚的花、娇柔的月,带来了春天的气息。“‘报’字的主语应是‘造化’,此略。作者赋予‘造化’以人的行为‘报’。李清照《渔家傲》云:‘造化可能偏有意。故教明月玲珑地’,其中的‘造化’指大自然,谓大自然‘有意’,用法与词中相同,不过在此句中主语省略了。均为拟人化的修辞格。”⑵虽然月光凄迷,但是月影还是美好的,特别是配上春花的光泽。然而,细品“花光月影”四字,竟是触目惊心。如前文所述,农历初三日,月亮只有小小的一弯光亮,大部分则被阴影覆盖。而夜空下,春花、美酒、酸梅,无不氤氲着闲适的气息,人也仿佛暂时逃离了苦恼。可是,月亮上的阴影就好比沦陷的土地,月的微光又何尝不是南宋小朝廷的写照?月圆之日尚可期待,而光复沦陷的土地要等到哪一天呢?再看看眼前的家宴,真是觉得讽刺。词人显然意识到,将来会迎来某种“太平”,可是,这种“太平”,也不过是偏安一隅、自我麻醉的太平。真是一句话骂死南宋小朝廷的昏君佞臣!
家宴毕竟是随意的,“草草”二字说明了酒菜的简单。在这种环境下,谁也无心享用一顿丰盛的宴席。而一个“虽”字,说明李易安还是认真地准备了这次聚会。因此,虽然“草草”,但是聚会本身还是称人心意的。诚然身处战乱,眼前总是个喘息的机会。酒是顺口的,梅是美味的,美馔佳肴总能让人有一些快乐。姑且在这朝不保夕的分乱时局里,珍惜这珍贵的团聚时刻,谁知道下次团聚要等到什么时候?也许今天就是最后的团聚了,后来的现实也是如此令人痛苦。
在这个晚上,虽然难免借酒浇愁,但是,身为爱酒之人,纵然是苦酒,也要喝个痛快。按照古人,特别是宋人的习俗,踏青饮酒,必以簪花助兴。此时词人早已人到中年,早已不是“买得一枝春欲放”的年龄,簪花也多了一层怀念故土的意义。姑且鬓边斜插一朵春花,再找一找春天的感觉。想必李易安也想到了年少时唯恐“奴面不如花面好”,却“徒要教郎比并看”的娇羞,不过如今青春易逝,纵然簪花,也不过是被花取笑罢了。
人之将老是自然规律,而春天的逝去,也难免令人感伤。最令人伤感的,莫过于家园的沦陷。g7052旧都的繁华是空梦,团聚的喜悦也是空梦,李易安想必也明白,光复河山的愿望何尝不是空梦?唯独时光流逝、红颜老去是实实在在的,有生之年还能不能看到家园的收复呢?词人心中也许已经有了答案,只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这个答案,对未来不得不抱有希望罢了。
2018.02.04
⑴黄墨谷. 重辑李清照集[M]. 北京:中华书局, 2009. 33
⑵刘瑜, 徐洪佩. 漱玉词全璧[M]. 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 2016. 592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