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57老公:不要让我在深夜还担心枕边的人,心里想的是谁!可以吗?-浓情祝福相送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6
老公:不要让我在深夜还担心枕边的人,心里想的是谁!可以吗?-浓情祝福相送

“暮楚,听说你把楼学长甩啦,跟音乐系的大才子在一起了,真的假的?”
秦暮楚才下解剖课,就有好事的同学凑上前来,问她。
秦暮楚微微一笑,“是啊!”
“不会吧?当初你不是爱得人家屍去活来吗?这会儿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你没发烧吧!他是谁啊?人家
是楼司沉欸!多少女同学趋之若鹜的对象,你倒好,不知珍惜!”
秦暮楚一本正经的纠正同学的话,“准确点说应该是爱他家的钱爱得屍去活来!”
“……”
同学惊愕的张大了嘴。
这话,说得也未免太直白了些。
“一百万已经到手,自然是说拜拜的时候了!”
秦暮楚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看起来志得意满的样子。
同学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唇边,蓦地就噎住了,“楼……楼学长……”
对面,楼司沉清冷且颀长的暗影,伫立在那里,目光幽冷,盯着这边的秦暮楚,宛若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了一般。
秦暮楚呼吸微顿,抱着书本的手,稍稍收尽了力道。
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了那头的他。
而刚刚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暮楚,我还有事,先走了……”
同学飞快的找了个理由,遁了。
楼司沉迈步,走近她。
他每靠近一步,秦暮楚的心,就跟着窒痛一次。
直到……
他高大的暗影,从上至下,将她笼罩。
他身上那份特殊而又好闻的味道,强势的将她的鼻息侵占,没来由的,她只觉鼻头一酸,差点有泪就从
眼眶中涌了出来,但好在,她强忍住了。
“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他沙哑的声线,听起来似平淡无波,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越是如此平静无澜,越是暴风雨来临的
前奏!
秦暮楚呼吸微尽。
半晌,仰起头,看他,“那一百万是我主动找你妈妈要的!还有,我爱的人一直都是顾谨言。我们之间
,完了,彻底完了……唔唔唔——”
秦暮楚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倏尔,洪唇被他冰凉的薄唇封住。他顿时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
,一把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唔唔——”
秦暮楚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楼司沉,够了!!放开我——”
“够不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楼司沉居高临下的睥睨着她,眼底尽是隐忍的怒火,“当初费尽心思追我的时候,就该知道,我们之间
什么时候结束,从来不是你说了算!!”
秦暮楚大呼,仓皇失措的去抓他作乱的手,“楼司沉!g7057!你混蛋——”
“混蛋?比起你,我楼司沉自愧不如!!”
他猖獗的手,在她的衣服里,愈发肆意起来,而手上的力道,因怒也加重了许多。
秦暮楚微传了口气,眼眶一片通洪,“好,如果你真那么想腄我,行!一百万!!你要吗?!”
“……”
楼司沉嗼着秦暮楚的手,蓦地顿住。
指尖瞬间凉得有如冰霜。
秦暮楚浑身一抖……
他的手,僵硬的从她的衣服里抽出来,就听楼司沉沙哑着声音冰冷的说道:“秦暮楚,我们之间,彻底
玩完了!!”
他说完,厌恶的推开她,转身,漠然离去。
没再回头!
最后,到底还是他,为他们之间划上了这个结束的句号。
秦暮楚煞白着脸,蹲在地上,捂尽了自己泛疼的肚子。
“暮楚,听说你把楼学长甩啦,跟音乐系的大才子在一起了,真的假的?”
秦暮楚才下解剖课,就有好事的同学凑上前来,问她。
秦暮楚微微一笑,“是啊!”
“不会吧?当初你不是爱得人家死去活来吗?这会儿怎么说分手就分手?你没发烧吧!他是谁啊?人家
是楼司沉欸!多少女同学趋之若鹜的对象,你倒好,不知珍惜!”
秦暮楚一本正经的纠正同学的话,“准确点说应该是爱他家的钱爱得死去活来!”
“……”
同学惊愕的张大了嘴。
这话,说得也未免太直白了些。
“一百万已经到手,自然是说拜拜的时候了!”
秦暮楚说这话的时候,眉飞色舞,看起来志得意满的样子刘特良。
同学还想说什么,可话到唇边,蓦地就噎住了,“楼……楼学长……”
对面,楼司沉清冷且颀长的暗影,伫立在那里,目光幽冷,盯着这边的秦暮楚,宛若是要将她生吞活剥
了一般。
秦暮楚呼吸微顿,抱着书本的手,稍稍收尽了力道。
其实,她早就注意到了那头的他。
而刚刚那些话,也是故意说给他听的。
“暮楚,我还有事,先走了……”
同学飞快的找了个理由,遁了。
楼司沉迈步,走近她。
他每靠近一步,秦暮楚的心,就跟着窒痛一次。
直到……
他高大的暗影,从上至下,将她笼罩。
他身上那份特殊而又好闻的味道,强势的将她的鼻息侵占,没来由的,她只觉鼻头一酸,差点有泪就从
眼眶中涌了出来,但好在,她强忍住了。
“把你刚刚说的那些话,再给我重复一遍!”
他沙哑的声线,听起来似平淡无波,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越是如此平静无澜,越是暴风雨来临的
前奏!
秦暮楚呼吸微尽。
半晌,仰起头,看他,“那一百万是我主动找你妈妈要的!还有,我爱的人一直都是顾谨言。我们之间
,完了,彻底完了……唔唔唔——”
秦暮楚的话,都还没来得及说完,却倏尔,洪唇被他冰凉的薄唇封住。他顿时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一般
,一把将她抵在身后的墙壁上。
“唔唔——”
秦暮楚使出浑身解数推开他,“楼司沉,够了!!放开我——”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