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57诗教,中国蒙学的精髓-皇城茶舍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6
诗教,中国蒙学的精髓-皇城茶舍
茶道 | 书画 | 养生 | 国学 | 诗赋


子曰:“小子,何莫夫学诗。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鸟兽草木之名。”

一、传统蒙学的产生与发展
(一)“蒙学”含义
1、“蒙学”辞源
“蒙学”一词,源于《易经》。
《易经》前四卦:乾、坤、屯、蒙
乾卦第一:天乾
坤卦第二:地坤
屯卦第三:初生
蒙卦第四:蒙稚——“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2、“蒙卦”释义:
《易经》“蒙卦”:“匪我求童蒙,童蒙求我。”
《彖》曰:“蒙以养正,圣功也。”
《象》曰:“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今译:高山下流出泉水,象征渐启蒙稚;君子因此果断决定自己的行动来培育美德。)
3、“蒙学”含义
古代“蒙学”也称“蒙馆”,是古人对儿童进行启蒙教育的学校张振朗。教育内容主要是识字、写字和伦理道德。教材一般为《蒙求》、《千字文》、《三字经》、《百家姓》、《四书》等等。
“蒙学”者,启蒙教学也,通过识字教学和诗礼教育,开发童蒙智慧。“蒙学”被古人视为“圣功”,是一种伟大的事业。
1902年(光绪二十八年)《钦定学堂章程》规定初等教育机构分为三级:蒙学堂、寻常小学、高等小学。蒙学堂简称蒙学,入学年龄为五岁,修业四年,设修身、字课、读经、史学、舆地、算学、体操等课程。仅有章程,并未开办
这明显是孔子对蒙学的明训。其教子的次第是,先强调“不学诗,无以言”,后才是“不学礼,无以立”。
二)蒙学之书的产生
蒙学之书,由来已久。可以上溯到先秦两汉时期。这一时期的蒙学读物,以识字为主。
秦代李斯的《仓颉篇》:秦朝为了统一和简化文字,改用小篆编写了三种字书;李斯作《仓颉篇》、胡母敬作《博学篇》、赵高作《爰历篇》,作为儿童识字课本。西汉时合为一本,改为隶书,统称《仓颉篇》。原书已佚,清人有辑本。
西汉史游的《急就篇》:一名《急就章》。今本三十四章。大抵按姓名、衣服、饮食、器用等分类编成韵语,多数为七字句,以教学童学字。首句有“急救”两字,故以名篇。
东汉班固《汉书·艺文志》:收小学十家,所谓小学,g7057也就是蒙学。
南朝梁武帝时期的蒙学名篇《千字文》,就其编撰意旨而言,仍以识字为目的。据唐代李绰《尚书故实》载,梁武帝为了教育儿子读书,让殷铁石选出一千个不重复的字,交给周兴嗣,并说:“卿有才思,为我韵之。”周兴嗣利用一夜时间,将这些字编成四字一句的韵文,如“天地玄黄,宇宙洪荒”,“寒来暑往,秋收冬藏。”这些文字一经组合,不仅连贯押韵,而且文意完整,由于构思精巧,文采飞扬。人们往往视《千字文》为美妙的文章,反而忽略了它初始的编撰用意。
蒙学的这个次第是变不得的。诗,是人之为人最根本的东西。审美的升华,灵魂的纯粹,情操的陶冶,全赖以诗教。人从此逃出动物的功利,进入人之为人之后才有真正的“约之于礼”。
传统蒙学的种类
(一)蒙学的分类
清代·郭尧臣:“蒙学诗”
一阵乌鸦噪晚风,诸生齐逞好喉咙。
赵钱孙李周吴陈,天地玄黄宇宙洪。
千字文完翻鉴略,百家姓毕理神童。
就中一个超群者,一日三行读大中。
《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千家诗》,俗称“三、百、千、千”,是传统蒙学的基本教材。此外,常见的蒙学书还有《弟子规》、《五字鉴》、《神童诗》、《声律启蒙》、《幼学琼林》、《唐诗三百首》以及《大学》、《中庸》等等。
传统蒙学大致可以分为以下三大类:
1、知识类:识字:《千字文》、《百家姓》、《捷径杂字》、《包举杂字》等等;
识事:《幼学琼林》、《重订增广贤文》
识史;《龙文鞭影》、《五字鉴》
2、伦理类:《三字经》、《经学启蒙》、《弟子规》、《弟子职》、《女儿经》等等。
3、诗歌类:《神童诗》、《千家诗》、《唐诗三百首》、《声律启蒙》等等。
“诗三百,一言敝之曰,思无邪。”“思无邪”而“礼”自生。动物无“礼”是因其无法诗教。
国学于中国人,终是一个审美人生。
孔子宣示中国人“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任何一个活生生的“当下”都该是一次高雅的审美。这人生才是“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通观《论语》,“文王既没,文不在兹乎!天之将丧斯文也,后死者不得与于斯文也。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
大哉孔子!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千古哲圣、诗圣,何人堪比?那豪情,那胸襟,那自信,屈子羞对,青莲自惭…
诗教非孔子首创,轻信仰、重诗情乃民族魂也。孔子集了大成。
庄子奇诡、孟子潇洒。哲人而诗人,诗人而哲人。《老子》恰是一部气韵生动的哲理诗宏制。
诗亡民族亡,诗衰而国运衰,几成五千年中华民族文明史之定律。
诗者,玉也。把玩生命之玉,红楼达到极致。以社会学、心理学、小说学及现代人文学说说红楼,是将通灵宝玉送进了古玩市场。哀哉,曹卿!是笑是哭?
不知何时,蒙学只剩下“礼教”了。《三字经》、《弟子规》应运而生。从此之后,国运便再也没有了大唐气象。
感谢“五四”,为中国文化打了一个伟大的顿挫。吃人“礼教”下了地狱,一位搅得周天寒彻的诗人诞生了。治国安邦运筹帷幄亦如吟诗作赋。
莫以为“五四”是反国学的,它是切了国学的肿瘤。国学本自生在中国人的骨子里,岂是割得去的?
中国可以产生毛泽东这样的哲人而诗人、诗人而哲人,却决难生出一个真正虔诚的宗教信仰主义者。
中国人之有信基督者,清明照样祭祖。连吃饭都讲色香味的诗化民族,任何宗教对他都只能是文化游戏。打死也不信我是上帝造的。
真信了上帝造人,我妈往哪放?我祖宗怎么说?中国儒、道、釋从来不是西方人意义上的宗教信仰。
于中国文人,这一切应是常识,教育却视而不见。照搬西方教育体系,有利打开中国人的眼界,若这眼界的打开不落于“明明德”,只能导致功利主义。
让少年人自觉明明德当然是天方夜谭,我们却不能忽视 “诗教”的审美陶冶。“诗教”升华人格,是明明德的必备条件。最易作为蒙学教材。
忽视“诗教”的结果只能是功利主义充斥人心。一百年过去了,现在人们对现有教育模式的弊病已经看得很清楚了。
很多人说当今官员腐败是体制问题,我认为这和百年来的功利主义教育体制大有关系。科技无错,科技创造的过程应是“明明德”的过程,这便是止于至善了。
如果教育令人人迷于科学的成就、成果,功利主义思潮大泛滥就是必不可免的事了。
西方人在推行他们这一套教育体制时,是与他们虔诚的、几乎是无孔不入的宗教文化相伴随的。我不认为基督文化是真理,但在一定的时段与科技实用教育互补,是可以平衡人心的。
我们只搬过来他们的科技实用教育,理所当然不接受他们的宗教信仰,这就使文化教育失去了平衡,功利主义充斥国人之心就在所难免。
现在有人想用《弟子规》之类的三纲五常蒙学书籍对治,这在台湾那种不伦不类的文化中也许可行。在大陸,在经过了毛泽东思想大洗礼的大陸文化中,推行这一套三纲五常的东西只能落个笑柄。
走着瞧,不会有哪个儿童真接受的;也解决不了社会生活中功利主义泛滥的弊病。
我以为中国的教育要大力推行孔子的“诗教”传统,而不是恢复庸俗化了的“礼教”传统。“诗教”不是泛泛的古典诗词教育,而是要在少儿时代专攻《诗经》、《楚辞》。这是中国诗魂的源头。诗三百,玉也;楚辞,翠也。
后世诗辞虽沿习了诗经、楚辞精神,但终有斧痕,远不比原作“纯粹”。诗魂贵在“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诗三百,一言敝之曰,思无邪!”
一个人的骨子里有了“玉精神”、“翠灵魂”,就可堪比曹雪芹。这样的人能去热恋吃喝嫖赌抽、坑蒙拐骗偷吗?人而无邪,天下何邪之有?

版权说明:
文章源于签约作家或网络,解释权归陕西东易文化研究传播有限公司!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