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058风霓裳君晏清【全书阅读】一沙一叶尽风华-大美妞书屋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49
风霓裳 君晏清【全书阅读】 一沙一叶尽风华-大美妞书屋

第一章 伤絮
“君晏清,你这个疯子!我不要,你放开我……”疼痛已经麻痹了神经,她被桎梏住了双手,压制在暗牢的寒柱之上。“不要?”他邪肆的勾起唇角,那张如魅如惑的俊脸缀着阴寒与冷戾:“风霓裳,你都湿了,还真是敏感,告诉我,我与那鬼帝比起来,哪个更让你欲仙欲死?”她粉嫩的小脸一片柒白,十六年无人造访的密地被男人大掌肆无忌惮的玩弄,那让人羞恼的手指,狠狠地劈进了她的身子,痛的她牙关直打颤!“君晏清,你杀了我,你有本事就杀了我,想要我屈服,你做梦。”她惊骇的剧烈挣扎着,手腕,肩胛骨,一阵阵尖锐的扎心般的疼痛让风霓裳倒吸了一口凉气。“杀了你?风霓裳,若是你死了,茗雪身上之毒又该何解?”茗雪……茗雪……风霓裳面容扭曲的呢喃着这个如梦魇般的名字。十六年前,冥帝麾下数十万生灵在枉死城遭遇鬼族的埋伏,灭魂阵中,除了君晏清身边判官逃出生天之外,其余尽数被诛杀。听闻,当时血流遍地,流经枉死城的冥河被染成了鲜红。很显然,冥界出了奸细,与鬼族之人里应外合。而,她……风霓裳,本是一株天地应运而生的金莲,是冥帝君晏清身边最宠爱的帝姬。近千年的时光,她日日伴君侧,却不曾料到,鬼族之祸,她被冠上了‘奸细’的罪名!时至今日,风霓裳才不得不承认,西王母座下的那只小仙狐果然是狠毒。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甚!风霓裳只怪自己瞎了眼,曾经竟还推心置腹的与她姐妹相称过。如今,她被推入深渊万劫不复,而她曾以为的好姐妹,将阴谋诡计权术玩转于手掌之中。“君晏清,这辈子,你休想,我若是死了,那只小妖狐必然陪葬!”她黯淡的眸底满是倔强,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小脸,带着决然与痛恨之色。她铿锵之语落下,男人脸上闪过一丝愤然,反剪住她的双手,他粗暴的撕下她身上沾着血的衣料,将她捆绑固定住之后,掐住了她的喉咙,厉声道:“风霓裳,当年茗雪知晓你与鬼帝的阴谋,你为杀人灭口,下了倾衣蛊?此毒这天下间只有身为神莲的你才可解。你莫不是想让我放干了你的血,剥离你的神魂,用你金莲之身,替茗雪解毒?”风霓裳笑了,凄冷的笑声回荡在空落落的暗牢之中,甚是瘆人!“君晏清,你如此薄情,我诅咒你,余生不得所爱!”“风霓裳,这十六年,看来还是太过优待你了,既然你骨头硬,我便敲断了你的骨头,冥界的刑罚一一试过之后,我想,你会迫不及待的替茗雪解毒!”他冷寒的话语,让风霓裳背脊发凉,心底发憷!“呸,你做梦!”心抽搐的痛,昔年对他有多爱,于今便是多么失望,多么的生恨!那个,曾对她许诺一辈子只爱她,宠她,护她一人的男人终于便的面目全非。“是吗?我现在就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说完,君晏清大掌挥过,将她的襦裙撕烂,瞬间雪白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之中,肌肤上布满了阴瘆的伤痕,君晏清的眸光扫过,深邃阴暗的眸底闪过复杂的光色,可想到那些鲜血淋漓的背叛,男人脸上的‘狠’更甚了些!她落得如今的下场,咎由自取,他无需心生怜惜,更不该心软!架起她的腿儿,勾住了他冷硬的腰,粗鲁的跻身进入她娇嫩的身子。撕裂一般的疼痛骤然间袭来,生生地将要厥过去的风霓裳又拉了回来,她面色苍白着,浅浅地呼吸红唇微启,断断续续的声儿响起:“不……君晏清,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放开我!”“鬼帝有没有这么干过你?”男人清冷的眸光落到她脸上,身下动作愈发的凶猛起来:“昔年,我日日宠幸你时,你心底想的到底是谁?”他的眸光像是要把她吞入腹一般,折磨到了破晓时分,男人这才偃旗息鼓,在她耳边缓声道:“我允许你活着,除了替茗雪解毒之外,便是留你容我玩弄!这往后万年时光,你就慢慢地受着……”
第二章 她说,她会死……
三个月后昏昏沉沉中,风霓裳似乎看到了埋藏在记忆中的一幕……天山之巅,银装素裹,白雪皑皑!滴着冰雪的溶洞中,男人英俊如神邸的侧颜布满着狰狞的血痕,那诡异的血痕一路的蔓延,最终一点一点的没入女子的体内。“小妖,你救了我,待来日,我君晏清发誓,必娶你为妻。”男人带着倦意的话语在她耳边轻咛,女子虚乏不堪的美眸微睁,动了动唇:“晏清……”他缱闂迷离的眸光紧紧地注视着她,温柔的大掌摩挲着她背脊,她微敛眉宇,男人连忙将她搂进怀中:“很痛吗?阿音,对不起,此生,我绝不会再让你痛了……”……这三个月以来,她时常会梦见,那些个被封锁在时光里之事……她伸出瘦弱无骨的手臂,想要抓住那让她魂牵梦萦的温暖,可触手的却是让灵魂都颤粟的冰凉。思绪渐渐地清醒,凤眸微睁,视线终于落定在‘暗牢’门口那身穿锦袍男子之上……“这销魂蚀骨刑罚的滋味如何?”他眉宇轻敛,俊逸不凡的容颜刻着冷寒,飘离的烛火中,风霓裳垂着的头微抬起。那个曾向她允诺过‘此生,绝不会让她再痛了’的男人,如今却是恨不得拆了她的骨,饮她的血……柒白的脸色带着空洞与绝望,嘲讽的嘴角微微地勾起,她悲凉的声儿缓缓响起:“君晏清,还有什么招儿,尽管使出来,我受着便是!”男人果然是剐毒之极,那些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刑罚,一一的在她身上试了一遍。她痴笑的盯着眼前这个清冷高贵的男人,她的爱情,低贱入了尘埃。如今,他磨灭了她心中所有的爱,若说先前,她还挣扎着想要活下去,那么时至今日,风霓裳是真的活够了!琵琶骨被生生地洞穿,锁上了销魂链,脚腕,手腕,锁骨各个关节被折断,她修为与神力被封印。这三个月,风霓裳尝遍了世间所有的痛楚……“君晏清,你难道忘了,天山之巅,当年是我……”用半条命作为代价,救了你。“住嘴!事到如今,你还想来诓骗我?昔年之事,亦是你与鬼帝同谋的一出戏!鬼帝利用你替我解并蒂诛心之毒,当做是将你送到我身边的契机。风霓裳,这一笔笔帐,我会慢慢与你算……”她神情一阵恍惚,痛心疾首,从未想到过,自己拼了命救了他,如今却被扭曲成了心思不纯。心,痛到了麻木,她孱弱的身子终于支撑不住,跌倒在地。“茗雪之毒,需要动用神力,而我最后的一点神力封印着并蒂诛心之毒,若是动用,我会七绝魂断,魂飞魄散……我会死!”就算是如此,你也非要如此么?她会死……这天下便再也没有一株叫风霓裳的七彩温神莲,难道你也不在乎?可下一刻,男人薄情之语,将她再一次推入了深渊。“那又如何?”他影影绰绰的身影陷于黑暗之中,明明灭灭的烛火中,脸上冰鸷的神情透着刺骨的冷,缄默了许久,他动了动唇:“将这个贱妇拖出来,替茗雪解毒!”top整理
第三章 倾衣
风霓裳再次苏醒时,已然置身于自己寝殿之中,梦似漪澜,寒在梅花生老,故此名为‘漪澜殿’!她轻抬手腕,指尖触目惊心的伤口让她痛的倒抽一口凉气,记不清已经多少次,她被君晏清取血替茗雪续命。来不及忧心自身处境,她便想起了一桩事……“倾衣……倾衣……”“找倾衣么?啧啧啧,难道你不知,十六年前殿下已经废了那小贱婢的神力,将她丢去看守冥河之畔。”人未到,娇媚的声儿先至……“风霓裳,我早听闻温神莲能温养神识,而你的血,是神莲之脉。还真是感谢你,抽离了那么多精血,治疗我的伤。”茗雪本是小妖狐,狐之媚者,凡有妲己妖媚惑主,今日茗雪过之而无不及!她莲步轻移,风姿绰约,白皙如凝脂的小脸千娇百媚,一颦一笑尽显盛世风华。她身穿着金色华服,珠光艳艳,雍容华贵。“茗雪,想不到你修炼了千年,依旧改不掉狐媚子的本性。”风霓裳嗤笑了一声,带着轻蔑的眸光看着眼前前虚伪的女人。“霓裳姐姐,我容你多活了十六年,你难道不该感激涕零?阿音,姐姐,你错了,错在当年不该将我带到了冥界,让我认识了冥帝殿下,我变成今日这般心狠手辣,全是拜你所赐!你知道,你躺在殿下怀里,我在一旁心有多痛,多妒恨!”茗雪那张美艳的脸上布满了阴柔的毒。如今无外人之时,她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露出真面目!狰狞阴狠的盯着风霓裳,想到从前她风光无限,今日落得如此境地,茗雪的心便畅快,她快意的笑出了声:“要怪只怪你太笨了,轻易的将倾衣蛊给了我,谁都知道三界之内,此蛊只有你能有,而我虽中了毒,却能日日吸收,滋养你的血,风霓裳,谁叫你太善良,太天真……哈哈哈……”茗雪的话,如一把缀了毒的利剑,扎入了她的心,她挣扎从榻上爬了起身,扬起手腕……突兀的巴掌声,在小院里响了起来,茗雪不躲不闪,风霓裳正诧异时,只见她瞬间收了趾高气扬的模样,‘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霓裳姐姐,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向殿下揭发你,你打我吧。”错愕时,风霓裳突然听到了身后冷沉的脚步声,她僵硬的转身,入眼的是男人那张冷若寒冰的脸。“风霓裳,到了如此地步,你还如此屡教不改!”君晏清缓步而来,冷峻清华的脸上戾气满满。风霓裳知晓,今日之事,怕是十张嘴也说不清了,她嗤笑了一声,嘲弄的开口道:“那又如何?君晏清,你咄咄逼人,这一切都是你逼我的,她如今中了倾衣蛊之毒,你也说了,此毒天下只有我能解。逼急了我,我便自尽而亡,来个鱼死网破。”风霓裳黯淡的眸光带着些许决然,她那副再也不顾的模样,深深地刺到了君晏清的心。人,神,鬼,妖,都有七魂六魄,就算是身死,魂魄亦能转世重生。而风霓裳,是天地而生之物,死了便再也没有了,莲死魂散……想到此,他突然莫名有种心悸之感……下一刻,他懊恼,愤恨,自己竟心软了,竟不舍了……他怎么可以心软,怎么可以不舍?这个女人欺骗了他整整千年,十万冥界生灵因她而死,她的背叛,与鬼帝之间那些韵事,让他日日恨的想要扒了她的皮!而另一边,风霓裳的话,让一旁的茗雪脸色柒白了下来,她这十六年来,每日忧心的事,便是风霓裳会宁死不替她解毒。当年,她赌了一把,将倾衣蛊下到了自己的身上。这么多年,她用风霓裳的血续着命,便是盼着君晏清能逼着她替她解毒。她布局了那么多年,怎能到此地步了,功败垂成?下一刻,她犹显病态的小脸苍白着,我见犹怜的投入君晏清的怀里:“殿下,都是我不好,我不该这种时候来刺激霓裳姐姐,殿下,你别生气,给霓裳姐姐一点时间,她一定会答应替我解毒的。”君晏清那双幽若深潭般的眸子落到了茗雪的身上,眸光在触及到她的下一瞬,变的宠溺,温柔:“茗雪,你无需如此。”风霓裳看着自己深爱过的男人,将别的女人拥入怀,用曾经只对她的柔情蜜语宽慰着茗雪。那缱闂涟漪的眸光,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直至此刻,她才不得不承认,曾经的誓言,那些个恩爱的过往,通通都变成了过眼云烟。他将罪魁祸首宠到了心尖上,而对于她,君晏清弃之如履。风霓裳踉跄着脚步跌坐到了床榻之上,含在喉咙口的血吐了出来,染红了一地。君晏清微凉的眸光扫过,紧握着的手掌松了松,微闭上眼,缓缓开腔:“若是想要那树精活命,就替茗雪解毒。”“君晏清,祸不及无辜,你放了倾衣。”她曾是温神莲时,那只小蟾蜍便守候在她的身旁,故此,等那只小蟾蜍化形成人时,她取名‘倾衣’!如今,君晏清用倾衣的性命威胁她,风霓裳不得不妥协……她已经失去了一切,就算是活在这世上也是饱受折磨,如今她能做的不过是保住倾衣的命!那只陪伴了她千年时光的小蟾蜍。但,临死前,她还有最后的愿望……“君晏清,我答应你。但我有一条件,我要你陪我十日。”这是她留在这天地间唯一的愿望,唯一的念想。她这一生,所有的色彩都来自于君晏清,灰暗的,璀璨的,光芒万丈的,她或喜或悲,都是因为这个男人。如今,她只有几日的性命,她只想痛痛快快最后爱一场!
第四章 梦似漪澜
君晏清愣了愣,沉铸如常的眸光闪了闪,最后,唇微启:“好!十日为约,到时若是反悔,我就将你活剥了。”他话音落,一旁低着头垂着眼装柔弱的茗雪,眸底瞬间闪现一丝剐毒之色。她微微颤抖着身躯,气息孱弱的开口:“殿下,其实霓裳姐姐不愿意替我解毒也无事,殿下,我怎么舍得你为了我而放低身段,况且霓裳姐姐她并未真心实意,她一定还在怪我。”君晏清黑眸泛着冷光,落在裳音的身上,如一把把缀着寒毒的刀子,剜她的心,割她的肉!“茗雪,无需多想,你如今身子弱,我送你回去吧,十日后,待你康复如初,我便迎娶你为后。”他的话语,让怀里娇柔的女人微微一愣,下一刻那双潋滟着波光的水眸闪过欣喜之色。茗雪被君晏清精心呵护着送了出去,裳音呆呆地跌坐在床榻之上,脑海中不断回响着他先前之语。娶茗雪为后!这几个字犹如万箭穿心,令裳音痛不欲生。千年的守候,千年的期盼,他终于将诺言许给了别的女人。她无力的垂下头,唇畔那一点点猩红色的血珠滴落在白色的襦裙之上,被抽空了力气的身子,跌落到地,脑袋磕着床脚发出‘咚’的巨响。……十日的约定,君晏清果然是个守信之人。翌日晨起时分,就搬临到了‘漪澜殿’。“晏清,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吗?我想回去看看,我不想待在这‘漪澜院’里,这里到处都是冰冷。这十日,我们就住在天山脚下好吗?”当年,她刚化形成人,在天山之巅玩耍时,救了冥帝君晏清。她用倾衣将他体内之毒转接到了自己的身上,将自己清白的身子给了他。她受了很重的伤,他醒来之前,她毒发,为了制住体内霸道的并蒂诛心之毒,她将自己冰封了起来,就封印于天山脚下的一处溶洞里。直至三百年后,她才重获自由。这些,他们重逢后,她并未与他讲起过,她只是希望,他爱他不是出自于愧疚,或是补偿。如今,她还想回那个溶洞看看,最后的时日,她想随心所欲的活着。“风霓裳,你又想耍什么花招?”君晏清一袭黑衣,素冠如玉,阴沉如水的面容上布满着轻蔑。“晏清,我能耍什么花招,我不过是想痛快的活一回。没有仇,没有怨,没有重重误会,我还是你护在手心里的那一株金莲。十日后,不论是你要什么,我都给你,哪怕是要我的命!”“……”君晏清无言,脸上的冷沉之色收了些许,他揽住风霓裳的腰,便飞身而去。已是早春时节,天山脚下却依旧冰寒刺骨,终年的积雪一片苍茫。将君晏清带到千年前封印自己的溶洞,裳音粉嫩的小脸被冻的直冒寒气,那一双灵动的眸子上挂上了厚厚一层冰晶。溶洞里的布置让君晏清脸色阴霾:“这就是你与鬼帝苟且之地?”“不管你信不信,这处溶洞,我只带了你和倾衣来过。这洞底有一处寒泉,叫冰火九邑眼,当年我便是在此处而生的。那处泉眼,我在里头沉睡了万年,才由青莲滋养成七彩温神莲。”她的解释,让男人的脸色稍稍地好看了些许,下一刻,她又开口道:“晏清,你答应过我的,所以这十日,不会对我摆脸色,哪怕是装,你也要装出爱我的模样……懂么!”说完话,她不顾男人阴郁的脸色,快速的收拾起来,不消一刻,破陋的溶洞便被拾掇的焕然一新。
第五章 我们回不去了
君晏清看着她翩然的身影忙碌着,曾几何时,他宠在心尖上的女人竟被折磨的面目全非。那原本丰腴的身子骨,如今瘦弱的瘆人,那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已无昔年的粲然笑脸。复杂的眸光收了回来,男人收敛心神,静坐在千年寒冰床上吐息纳气。可该是静息凝气的心神总无意间的被身前的妖娆身影给打断,他烦躁的站起了身,缓步朝着溶洞深处走去。眸光所到之处,君晏清突然被石壁上的一处凹缝所吸引:“那是什么?”裳音微微一怔,道:“我曾经受过很重的伤,只有冰寒之地才能压制我的伤势,所以我将自己冰封于此李一情。”“鬼帝给了你什么?你竟替他如此卖命?连这并蒂诛心之毒也愿意受了?”君晏清大致能猜测到,她嘴里所说很重很重的伤,无非就是当年那并蒂诛心之毒。若无鬼帝之事,他必然将她拥入怀中好好宠爱,可想到,这个女人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为了另一个男人,她甚至愿意付出一切,君晏清便暴怒的想要杀人。曾经有过的宠爱,那些刻苦铭心的时刻,都成了最深的讽刺……“晏清,事已至此,我说再多你也不会信我。我们已经回不去了……”太多的伤害已经酿成,他们之间隔着一道无法跨越的深渊,若说十六年前风霓裳还怀着某种希翼,那么如今,她别无所求。“小妖,我们确实回不去了,等你替茗雪解了毒,我便在此设下仙障,你永远留在此处反省吧!”君晏清有些懊恼,懊恼自己事到了如今的份上,依旧不舍得她去死。甚至,为了挽救她并蒂诛心之毒反噬,连神器‘明月夜’都准备祭出。他的确无法原谅她,甚至打算折磨她生生世世,这是她欠他的,这辈子她便是他的,休想再与那鬼帝有任何牵扯。如此想来,君晏清的心情舒爽了不少,他看着风霓裳也顺眼了一点。是夜风霓裳依偎在男人的怀中,微睁着眼,偷摸的瞧着他刚毅如鬼斧天工雕凿的侧颜,风霓裳轻轻地呢喃:“君当如磐石,妾当如蒲草,磐石无转移,蒲草韧如丝……时至今日,君可戏言否?”她的声音很低,苦涩的脸上一片愁绪,悄悄地挪过目光,她阖上眼时,男人突然一个翻身,将她死死地压在身下。“晏清,你……”风霓裳话音未落,男人便疯狂了起来,衣衫褪尽之后,她狠狠地撞入她的身子。“疼……”风霓裳流转着万千风情的凤眸微敛,修长白皙的腿儿紧紧地勾着他的腰。这十六年来,除了三个月前那一次怒火之下的折辱,男人便再也没有碰触过她的娇软。如今,这水乳相融,他再也控制不住体内兽性……特别,她嘤嘤地哭泣声,求饶声,以及每当想起她曾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如此辗转承欢,君晏清便发狂的愈发的狠了起来。直至……“殿下,殿下,不好了,茗雪娘娘她……”医者在溶洞外大声的喊叫着。男人粗暴的动作戛然而止,脸上的情欲瞬间消失殆尽,用法术变幻出衣物后,他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风霓裳的眼前。她呆愣的坐在榻上,彷徨的眸光带着心伤,缓慢的起身更衣后,她踉跄的步伐走至溶洞口。下一刻,那医者口中的话语,让她彻底的止步。商商
第六章 接肘而来的阴谋
“殿下,茗雪娘娘有孕了,不过娘娘身中倾衣蛊之毒,若是再不解了毒,这一胎恐难保住。”风霓裳手扶着冰寒的墙面,那一丝丝的寒意侵入她的心底,冻的她灵魂都颤栗了起来!就在她恍惚走神之际,身边沉稳的脚步声走近,男人微寒着声,出言:“十日之约作废,我命令你即刻跟我回去替茗雪解毒,如若不然,我就杀了你……”随着他话音落下,风霓裳的心彻底的坠入地狱之中。男人果然是薄情至极,前一秒还与她颠龙倒凤,下一刻却要她的命!冷风中,寒意刺骨,她微阖上眼,认命的开口:“好!”眨眼之间,几人便回到了冥界,茗雪所住宫殿门口,喜气洋洋,伺候她的几个仆婢面露着欢喜之色。主子有孕,殿下后嗣有人,她们自然是跟着娘娘沾光了。缓步走进内殿,床榻上,茗雪身穿着一袭白色锦缎丝袍,那张娇柔的小脸,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她装出的病态瞬间消逝的无影无踪,秉退了身边服侍的婢女,她满目阴毒的开口:“霓裳姐姐,我有了殿下的孩子,你是不是很心伤?昔年,你日日盼着能怀上孩子,能替殿下绵延子嗣,可你的身子中了并蒂诛心,是怀不得孩子的。如今,我却有了,这孩子是殿下与我恩爱的结晶……”风霓裳立在床前,看着从前那只遇人只会胆怯的小仙狐耀武扬威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自嘲的笑。这一世,她唯独做错的两件事便是,不该救了君晏清那个薄情的男人,以及不该将这只忘恩负义的小仙狐带至冥宫。她千年的修为,万年的神力,皆因这两人而损!“茗雪,你就不怕?你的生死如今还掌握在我的手里,我若宁死不屈,你只怕会带着肚子里的孽种给我陪葬。”风霓裳的话语,让茗雪微微一愣,下一刻,她又突然笑出了声:“霓裳姐姐,g7058你就不怕那只小蟾蜍被我扒了皮?你若是死了,我可是有千万种方法折磨那只小蟾蜍……”就像是风霓裳了解茗雪一般,茗雪也知晓风霓裳的软肋。风霓裳输就输在不够狠!“茗雪,你果然够毒!”“霓裳姐姐,我毒,这不都是你逼的?你与殿下缠绵时,可曾想到每日刺我的心,我必须忍着,挂着笑脸与你做戏。鬼族之祸,是我扳倒你的契机,为此我筹划图谋了整整三百年。而我所有的蛰伏,隐忍,都是为了今日!霓裳姐姐,你放心的去吧,看在我们往昔的情分上,那株小树精我会格外的开恩,保她一世无忧。”茗雪忍到了今日,终于可以无所顾忌的宣泄出来了。风霓裳今日必死无疑,而她肚子里这个孩子,便是她手里的一把利剑,是要了风霓裳性命的剑……茗雪柔夷轻轻地抚上小腹,薄唇敛起一抹残忍的笑容,下一瞬,她袖手掌心向下,狠狠地朝着肚子运势。小腹受到重力后,她闪身而出,跌撞向风霓裳,与她缠打着滚到了角落里。变故发生太快,快到风霓裳来不及思索。风霓裳挣扎着想要起身时,惊骇的发现,茗雪白色的襦裙上沾满了血迹,那淌出的血顺着她的腿儿,蔓延,滴落在地,触目惊心的血痕,让风霓裳的心紧紧一缩。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