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制造机美国最大隐藏敌手,足够造几千枚武器,不是中俄!-要闻军事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18
美国最大隐藏敌手,足够造几千枚武器,不是中俄!-要闻军事
点击上面要闻军事免费关注阅读
阅读本文前,请您先点击上面的“要闻军事”再点击“关注”,这样您就可以收到更多推荐文章了!
来源:军武报道、网络
众所周知,目前全世界最强大的国家就是美国,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实力都遥遥领先其它各国,
但即便如此,美国人依然保持着相当高的忧患意识,不仅在全世界扩张地盘,而且始终将对自己威胁最大的国家设为假想敌,曾经的苏联,如今的中俄,都是美国的“头号大敌”。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洪永时,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hit制造机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客车在连绵起伏的山坡上穿行。
导游在一边介绍着沿途只是略略一瞥的景观:奇峰、怪石、野泉、深涧……坐旁边的曦突然抓着我的手:“快看!河上有人在打鱼!”曦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山坳里的东西她无一不觉得新奇。
望着那葱翠的山岭,我不禁想起那条山里的路。
我十岁时,便跟着外公到山里去打猎。当我们躲在树丛中等候猎物时,我便环视周围高大的树林。一棵棵高大茂密的树,说不上名,也说不出美在哪里,当时我只是纯粹地觉得美,感到这片树林很亲切罢了。我可以陶醉在泥土清新的香气里,也能上树,在参天大树的躯干上一呆就是一整天。总之,春天的气息总是在森林里荡漾,而我,是大山的追随者。
我有一年没有回家乡了。山上的大树还茂密吗?路旁的河流还清澈吗?
这些年,我去了很多城市,见到了很多人,经历了很多事。然而,城市熄灭的时候,我总是会想起那连接山里山外的路,路旁的河,河上游的山,山里的亲情。这才是最美的春天。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这是我看到的山里的景观:狭窄的两车道公路,两侧的水泥护栏外,一片片绿茵簇拥着星星点点的小树。有些许的小白花、小黄花,叫不出名字来,却在这和煦的太阳下自信绽放笑脸。公路沿河而建,若鸟瞰去,如一绿一灰两条丝带相互呼应,甚是动人。
“大惊小怪。”虽然话这么说,我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窗外:初春的乡村,都是这么一番如画的景致呢!也难怪有“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之说了。春天,到哪都能舒展自己纤柔的生机。
也是像现在这样葱茏的绿色,那条两山之间的溪流,蜿蜒盘旋地流向山外,那时,我住在山外,常和爸妈沿着这条路回乡下去看外公。
河岸的一处石滩,曾是我年少时娱乐嬉戏的去处。那时天高云淡,乡下几个伙伴聚集起来,便是一队小小捞鱼人。我们通常会选一名眼力好的“指挥官”站在高处往下寻找鱼,其他人等命令一下,立刻围住那条可怜的鱼,用捞鱼用的网手忙脚乱地捞起它。我们还在水里打水仗,个个光着膀子在水里游着,活像一条条矫健的鱼。
在我的心里,那才是春天应有的样子吧。
初一:吴可奕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春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题记。
王国维说人生有三种境界:一是“昨夜西方凋碧树,独上西楼,断肠人在天涯”的无奈;二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落寞;三是“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喜悦。人生,大概也是如此这般吧!
我们总是感叹时光飞逝,韶华易老,总是在每一次伤心难过的时候回忆那初见的美好。无论是爱情也好,亲情也罢,抑或友情,总有那么一段过往的回忆,不管时间怎么变,岁月如何催人老,我们依旧记得那初相见的“钟情”。
当我们伴随着哭声来到这个世界时,父母总是百般疼爱,那时候的喜悦无关其他,只是对这个来临的小生命的呵护与疼爱,但后天的生活中,不少孩子会叛逆,惹得父母生气与寒心,可能这时父母也会感叹一句:人生若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不经意间又想起那句:“一生一世一双人,一朝一夕永相伴。”我想,人人都向往这样的爱情吧!纳兰容若对所爱之人的一种钟情,会否也是我们所向往的呢?纳兰容若也曾感叹:人生若如初相见,我定不再放手。这是他对所爱之人的真情流露。又如紫薇与尔康的“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或许这更像是至纯的人生初相见的追求吧!
曾经几时,翻开书的扉页,一片银杏叶悄然落下,不禁回想起当初伙伴的真挚与美好,打闹与追逐,偶然那天,朋友说:还记得我们的十年之约吗?我晃了一下神,“十年之约“,早在那场矛盾与分别的时候被我遗忘了吧?突然的回忆从前,那乐此不比的许诺,那信誓旦旦的坚定,到现在也只能感叹一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该多好啊!
有时,我们总在时光深处回忆从前,也在岁月飞逝中遗落彼此,遗忘那些誓言。人生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总有一种已经很久了,却还不相忘的情谊。,无论时间如何变,岁月如何老,我们依旧不变,守着那一份真挚的美好,在时光深处感叹一句:“倘若人生若只如初相见,我定珍惜如金!”
但事实上,如今的俄罗斯已经无力与美国对抗,凭借着所剩无几的苏联遗产,力求自保已经是极尽所能。
目前俄罗斯的大部分军费都用来维护和发展核力量,在常规军力的博弈上,早已被美国挤压到极致。
其实在美国眼中,真正能威胁到其霸主地位的是中国。
因此,美军才在亚太培植了越来越多的盟友,驻军也越来越多。而中国虽然有挑战美国的实力,但和平崛起才是中国的发展之道。
只要美国不主动挑衅,我们也不会主动挑衅世界第一大国,大家自然相安无事。
事实上美国真正面临的最大潜在对手是曾经的敌人,如今的盟友日本。

众所周知,日本是世界上惟一挨过原子弹轰炸的国家,国民对核武器深恶痛绝。
日本政府也表示奉行“不制造、不拥有、不引进”的“无核三原则”。
但日本却违背承诺,大力加强核研究,不断发展核能力。
日本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经济总量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仅次于美国。
经济力量的强大,使日本开始谋求政治地位,但是由于二战的缘故,使日本在国际上不受其他国家待见。
进入21世纪,日本的军国主义势力开始抬头,政府高层参拜靖国神社,还将日本在二战中的罪行在教科书中删掉。
而且对军队的建设也开始投入大量的政府开支,安倍上台后,还将国家的宪法修改,为日本扩军提供法律的支持,而且为了收复北方四岛,将采取武力行动。
在当前世界日益高涨的反对核武器潮流中,日本核能力发展的历史和现状再度成为举世瞩目的问题。“原子弹下次战争要用上!”
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日本就有了核战略的雏形。
当时日本拥有一流的人才,如丹麦著名科学家玻尔的高徒仁科芳雄以及对核物理研究有相当造诣的二阶义男、荒胜文策等20余人。
1934年荒胜文策曾进行过人工撞击原子核的实验,并获得了成功。

二战开始后,日本负责陆军科研领导工作的陆军航空技术研究所所长安田武雄中将非常关注核物理的研究工作。
1941年5月,安田武雄中将接到东条英机关于研制原子弹的密令,即指派仁科芳雄以东京物理化学研究所为基地开始研制核武器。
1942年底,东条英机得知美国正在秘密研制原子弹,并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于是下令加快研究的步伐。
幸好直到战争结束,日本也未能研制出核武器,尤其是没能分离出用作原子弹装料的铀235。
1995年夏,在一次记者招待会上,当年参加研制工作的85岁的铃木教授对日本核计划未能成功作了一番分析。
他说,当时除了美国以外,日本是惟一研制出使原子发生核裂变的“回旋加速器”的国家。
但是,由于资源匮乏、人员紧张等诸多因素使日本的核计划以流产告终。
军事专家分析认为,日本未能打开这“潘多拉魔盒”的主要原因是缺乏核燃料。
美军当时曾截获了从德国驶向日本的U234号潜艇,缴获560公斤铀氧化物。
这些铀氧化物转而被美国用来制造核武器,最后成为投向日本的原子弹装料的一部分。
广岛、长崎遭原子弹袭击后,日本的主战派和主降派一致主张加强原子弹的研制工作,并派有关专家前往实地调查其杀伤和破坏力。
事后,军方要求专家们用6个月的时间造出一枚原了弹。海军上将田村风吕叫嚣道:“原子弹必须继续实验,即使这次战争用不上,下次战争也要用上!”日本以民用核电需要为名,大量储存核原料
美国国务院一份解密的外交文件再一次揭露了日本表里不一、主张实行核武装的事实。
日本前首相佐藤荣作于1967年公布日本坚持“无核三原则”。为此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但1969年1月14日美国的外交文件记载,佐藤与美大使会谈时说,“无核三原则纯属胡说八道”,还说“日本也应拥有核武器”。

1999年7月19日,两艘载满核燃料的船只从英国某港口悄然驶向日本。
据称,船上的核燃料足以制造60枚核弹。这两艘被称为“恐怖天使”的特别货船一路遭到沿途国家和有关国际组织的强烈抗议,但最终还是抵达了日本。
尽管日本政府再三声明这些核燃料只是供民用核能发电,但仍然引起世界许多国家的忧虑。公开叫嚣实行核武装
战后日本一方面口头上承诺坚持“无核三原则”,另一方面却隐蔽地进行开发核武器的准备。
俄《消息报》说,国际社会对日本的“无核三原则”早就持怀疑态度,并且普遍认为,日本仅仅是处在核大国的门槛之外。
只要形势需要,它能在短时间内生产出核武器,并一跃成为世界第3个核大国。
据俄罗斯《消息报》报道,日本的一份外交文件称:“日本当前采取不拥有核武器的政策,但是要保持制造核武器的经济、技术能力,以不受外来挟制。”
这表明,日本所谓的“无核三原则”只是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所采取的一项权宜之计。
实际上,日本早就准备在时机成熟的时候制造出自己的核武器。日本自卫队高级将领们始终认为:“鉴于日本防卫需要,核武器是绝对必要的。”
近年来,相当多的日本朝野人士对《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已公开表示异议。
1993年,在新加坡的东盟会议上,日本前外相武藤曾经表示:“如果有一天美国撤出核保护伞,那么我们能否制造核武器是相当重要的。”
1994年,当时的日本首相羽田孜在答记者问时毫不隐讳地说:“日本确实有能力拥有核武器。”
1995年,日本的《宝石》杂志也披露:“日本能在183天内制造出原子弹。”
英国也有报告说:“日本已具备制造核武器的所有条件,甚至有可能已秘密造出了一个只需要装上浓缩钚就能完成组装的核弹。”

日本一些鹰派代表公开叫嚣要造出核武器。
1999年10月出版的日本《花花公子》周刊披露,当时新任的日本防卫厅政务次官西村真悟肆无忌惮地叫嚣:“没有核武器的地方是最危险的。”
他极力主张:“日本也应该实行核武装,必须在国会上讨论这个问题。”
西村认为制造核武器“时机已经成熟”。
这位第一个非法登上中国钓鱼岛的日本国会议员,在1999年8月2日接受美国《华盛顿邮报》的采访时就叫嚣:“日本应该像北约国家一样,我们应该有航空母舰、远程导弹和远程轰炸机,我们甚至应该拥有原子弹。”
西村的言论反映了日本一部分人的心态,遭到世界各国的谴责。他自己被迫引咎辞职。但他的言行在世界尤其是亚洲人民心中引起难以磨灭的担忧。蓄势待发的核力量
日本不仅在口头上宣称可以拥有核武器,实际上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各方面的准备。
首先,日本加强核能的开发和利用,大力发展尖端的核技术研究。
日本现有核电站47座,其民用核电规模在世界上名列第3,全国28%的电能是靠核电。
日本以和平利用核能为名,大力开展尖端核技术研究:
一是从事常温、高温的核聚变研究,使其在最大程度上受到人为控制,并能够摆脱高温条件的限制,仅常温核聚变一项研究,日本已耗资3000亿日元;
二是制作核聚变实验装置和核聚变反应堆;三是从事快中子增殖研究。上述3项研究是制造核武器的技术基础。
其次,日本以民用核电需要为名,大量收购、储存核原料。1995年,日本从法国运回了经过加工处理的钚和经过再处理的14吨核废料。
同时,日本大力建设核废料再处理回收工厂,以达到回收和提纯核料的目的。
第三,加强与核弹使用相配套的技术研究。在这方面日本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其重点放在远、中、近程导弹的研究上。
日本不断发射各种用途的人造卫星和进行航天飞行试验,卫星有用于气象、通信的,也有用于侦察、观测等间谍用途的。
三菱电气公司、日本电气公司和东芝公司都具有制造人造卫星的技术,它们的地球观测卫星已经接近美俄侦察卫星的水平。
发射卫星的火箭只要摇身一变,即可成为远、中、近程导弹。日本曾先后发射过H-1、H-2、M-5和J-1、J-2等各种型号的火箭。
这些火箭只要稍加改装,也都可以成为远、中、近程导弹。

据西方媒体报道,日本尽管没有真正制造出核武器,但在核技术的研究与开发水平方面,却始终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建造快中子增殖反应堆的技术之复杂、投资之巨大远远超过核武器本身,不少发达国家都终止了建造计划。
但日本穷10年之力,耗资60亿美元,建成了“文殊”中子增殖反应堆。
此外,日本拥有世界上惟一的大型螺旋形核聚变实验装置,其受控核聚变装置也是世界一流的。
据统计,目前日本的钚元素保有量已经达到了近50吨之多,而这一储藏量足以帮助日本轻松建造至少6000枚核弹。
6000枚什么概念?是可以比肩美俄核武器规模的数字,比中英法等国核武器之和还要多。
在日本如此迅猛的核工业发展势头面前,谁也不敢肯定将来日本不会涉足核武器。
日本拥有雄厚的资金、发达的科技水平和强大的工业基础。
只要形势需要,日本作出建立核武装的决定,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达到目的,一跃成为世界第3个核大国。
所以说只要日本脱离了美国的掌控,结合当年二战所受的伤害,以及被奴役了几十年的屈辱,很可能会成为美国最大的敌人。
无论您有多忙,请花1分钟的时间把它放到你的圈子里!感谢您的支持。谢谢
文章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