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制造机谢谢你来到我的青春(三)-朵姐随笔趴

作者:admin , 分类:全部文章 , 浏览:131
谢谢你来到我的青春(三)-朵姐随笔趴

“内心挣扎了很久,最后决定还是将你从我的记忆中抹去。”
因为下雨了,没有带伞的人都在路上狂奔,但雪儿一个人还在落寞地走在雨里。
雪儿完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看不到其他人投来的奇怪眼神,听不到一些女生的窃窃私语,也忘记了今晚还有晚自习,因为她的脑海里此刻正在想着刚刚杨圭非和那个女生暧昧的场景!
雪儿很想忘记刚刚所见的一切,可是她越想忘记,那个场景就越像黑白电影一样一帧一帧地不断重现在她的眼前,让她觉得难以呼吸,心如刀绞。
雪儿不知不觉又折返到了体育馆。可能跑了太久,雪儿觉得有些疲惫,于是就找了地方坐了下来。
雪儿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听着淅沥沥的雨声,眼泪再次夺眶而出。她哭并不是因为杨圭非和那个女生在一起,也不是因为她没有表白成功,而是因为她第一次尝到这种苦涩的失恋味道,她丝毫没有防备。
慢慢天黑了下来,雨也停了,雪儿想起晚上还有晚自习,但她不想去。因为她太累了,但其实是因为她还没有想好怎么面对他。于是她发短信给花花说帮她请个假,她想回宿舍休息。发完后,雪儿轻轻地呼了口气,浑身湿透地走向宿舍。
雪儿到了宿舍,将湿透的衣服换掉,洗了个热水澡,用吹风机吹干头发,就软绵绵地瘫在了床上。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什么都不想做。
晚上9点半,花花她们晚自习回来了。雪儿听到开门的声音,赶忙把眼睛闭上。
“雪儿,我们回来了,你睡了吗?”
花花看雪儿没有应答,就小声地和她们说:“雪儿应该睡了,咱们小点声,有什么事明天再问吧。”
雪儿虽然就像睡着了一样,但她其实还很清醒,花花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得一清二楚,突然这一刻她很想明天不要来,因为怕自己再次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
第二天早上,宿舍里的人都陆陆续续起来了,只有雪儿还在睡。
花花轻轻地拍了拍雪儿,说:“雪儿,该起床了。”
雪儿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很虚弱地对花花说:“花花,我浑身没力气,好冷,头好晕。”
花花赶忙爬上雪儿的床,摸了摸雪儿的头,惊慌地说:“好烫啊,雪儿可能昨天淋了雨发烧了!你们俩谁有体温计?”
“我有!我有!我妈怕我在学校会生病,就给我备着呢,快给雪儿量量,看烧的严重吗?”晓丽焦急地说道。
“你们俩准备好就去教室吧!帮我和雪儿请假一下,如果不行的话,给我发个短信,我给班主任打个电话!”
“好,有什么事给我们发短信。”
“好的,你们快去吧!”
过了五分钟,花花拿出体温计,“天呐,烧到39度了!这可怎么办!医务室又有点远,对了,可以找宿管阿姨,她有三轮车!”
花花噔噔噔跑下楼,跟宿管阿姨说明情况后,阿姨二话不说就上楼帮花花把雪儿扶下去,骑着三轮车去校医务室。
到了医务室,医护人员又帮雪儿量了一次体温,仍是高烧不退。
“同学,她得输液,否则不能很快退烧。”
“好的,那需不需要给她买点吃的?”
“你去买点粥吧,她现在得吃得清淡点。”
“好的,麻烦您帮我先照看一下她,我马上回来。”
“好。”
花花买了粥很快就回来了,就一直坐在雪儿床边照顾。
过了一段时间,雪儿慢慢也有了点精神。
“雪儿,你好点了吗?想不想吃点东西?”
“好些了,我现在没胃口。谢谢你,花花。”
“客气啥,你就好好休息,什么都不要想哈。”
“嗯。”
第三节课铃响了,语文老师踏着高跟鞋走了进来。
“课代表呢,怎么没来?”
“老师,她生病请假了。”班长说。
“哦,好,那你回头帮我把作业收好,搬到我办公室。”
“好的,老师潘长甬。”
杨圭非抬头看了看林雪儿的座位,他知道她为什么会生病,因为昨天他在篮球场看见她了,也知道她在雨里淋了好久。
第四节下课铃响了,大家都陆陆续续收拾书包准备去吃午饭,只有杨圭非收拾有些慢,因为他在听晓丽她们说话。
“雅萱,快点,咱们还得去医务室去看雪儿呢,她现在在输液!”
“好,hit制造机收拾好了,咱们走!”
杨圭非此刻也收拾完毕,他没有直接去吃午饭,而是去了校医务室,只不过他只是在窗口看了看,并没有进去。
他看见雪儿在喝粥,心想应该没那么严重了,就打算准备离开了。
这时花花正好出来去买午饭,正好碰上杨圭非准备离开。
“好巧啊,杨大帅哥,你怎么在这,你来医务室干嘛,生病了吗?”
“哦,没有,我朋友生病了,我来看他在不在。”
“你是不是来看雪儿?”
“不是,病得很严重吗?她也在这?”杨圭非明知故问地说。
“是啊,烧到39度,哎,这个傻孩子是为情所伤啊。”花花边说边走。
杨圭非知道花花是故意说给他听的,他在门外回头看了看病床的雪儿,想解释昨天的事情,但却没有勇气。
过了一会,花花买了午饭回来。
用着感觉发现新大陆的语气说道,“你们猜,我刚刚撞见谁了。”
“谁啊?”
“杨大帅哥!”
雪儿听到,愣了几秒。
“他来干什么!还不是他把我们的雪儿弄生病了。”晓丽有点愤愤不平地说。
“好了,别提他了,等会雪儿又难受了。”雅萱总是能很快地察言观色到什么。
花花这才意识到她犯了天大的错误,做了个用胶带粘住嘴巴的动作。
雪儿淡淡地笑了笑,说:“我没事,你们不用顾虑我的感受,因为我已经决定将他从我的记忆中抹去了。”
@小阿朵哟
一个爱吃爱睡爱写爱情小故事的女娃娃
文章归档